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資訊
論科學精神
2019年05月02日 08:16 來源:《求是》2019/09 作者:劉大椿 字號
關鍵詞:科學精神;真理;科技創新;五四運動

內容摘要: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五四運動以全民族的行動激發了追求真理、追求進步的偉大覺醒。百年來,中華民族經歷了從科學救國、科教興國到科技強國的歷程,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科學技術的快速發展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福祉,對科學和科學精神的認識也達到了新的更高境界。思想是行動的先導,在新時代推動我國科技創新、建設科技強國,就必須大力倡導和弘揚科學精神,這也是對五四精神的實際繼承和弘揚。當前,我們弘揚科學精神,必須適應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提出的現實要求,把鼓勵創新、勇于創新、大膽創新擺在突出位置,讓創新意識在全社會蔚然成風,使蘊藏在億萬人民中間的創新智慧充分釋放、創新力量充分涌流。

關鍵詞:科學精神;真理;科技創新;五四運動

作者簡介:

  今年是偉大的五四運動100周年,100年前,中國人民開始覺醒,民主(德先生)與科學(賽先生)成為國人救亡圖存的希望。五四運動的先驅們提出,科學不僅是自強之本,更是反封建、反愚昧的武器,是喚醒人民的號角,只有德先生賽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上學術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五四運動以全民族的行動激發了追求真理、追求進步的偉大覺醒。百年來,中華民族經歷了從科學救國、科教興國到科技強國的歷程,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科學技術的快速發展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福祉,對科學和科學精神的認識也達到了新的更高境界。思想是行動的先導,在新時代推動我國科技創新、建設科技強國,就必須大力倡導和弘揚科學精神,這也是對五四精神的實際繼承和弘揚。

  一、科學精神的歷史形成及在我國的傳播

  科學精神是伴隨著近代自然科學的誕生,在繼承人類早期歷史發展的思想遺產基礎上,逐漸發展起來的科學理念和科學傳統的積淀,是科學文化深層結構中蘊涵的價值和規范的綜合,體現著科學的哲學和文化意蘊。恩格斯指出:“科學的產生和發展一開始就是由生產決定的。”從歷史上看,科學精神是隨著生產力水平的提高,在人們認識和改造自然的生產生活中逐漸形成的,與科學新知、科學思想相伴而生、同向并行,其間經過了長期而復雜的過程。

  在古代,一代代先人們在艱苦的生產生活實踐中,努力探索自然規律,進而認識和改造自然,更多地體現出一種求真精神。古希臘文明不僅關注知識的功用性,更關注知識的確定性,彰顯出理性精神。亞里士多德將“求知是人類的本性”的判定作為《形而上學》開篇之語,把“求知”置于人的意識和社會存在最為突出的位置。在論述科學知識的純粹性時,他指出:“在各門科學中,那為著自身,為知識而求取的科學比那為后果而求取的科學,更加是智慧。”但是總的看,近代以前,由于生產力水平低下,人類認識自然的能力極其有限,對自然的恐懼和敬畏使人生活在一個萬物有靈的世界,“神秘”世界的解釋權為少數人所壟斷,神秘主義被特權階層發展為蒙昧主義和專制主義,人們難以發現人自身的力量。

  近代科學發端于歐洲文藝復興時期,有兩樁歷史事件最能折射出其獨特的成長過程。第一樁是科學與宗教的斗爭,起自于哥白尼天文學革命,一直延續到19世紀赫胥黎為堅持進化論而同神父們展開的大辯論。經過這一階段的斗爭,終于確立了一條原則,即任何權威,任何情感偏見,無論是宗教的、政治的還是倫理的,都不能作為評定真理的標準。第二樁歷史事件是科學與哲學的分離。這種分離,在很大程度上得力于幾何學提供的邏輯范式,天文學、力學提供的事實材料以及工藝技術提供的儀器手段,它們集中體現在近代科學之父伽利略身上。人們逐漸摒棄了僅靠經驗直覺和純粹思辨認識世界的精神傳統,認知方法邁向以精密的數學分析和實驗方法相結合的路徑,實現了科學認識的理性變革。

  工業革命以來,科學技術廣泛運用于社會生產,人類對自然的支配能力大幅提升,科學作為一種革命性力量不斷地改變世界和社會關系,地位越發重要。馬克思認為,現代自然科學與現代工業一起徹底改變了整個世界,人們對于自然界的幼稚態度和幼稚行為走向終結,科學技術作為生產力是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根本動力。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科學方法和科學思想也在不斷發展。20世紀初,愛因斯坦提出的廣義相對論證明了牛頓引力論中存在錯誤結論,深深震撼了當時的科學界。人們開始思考:到底有沒有科學?科學究竟是什么?如何探索和對待科學真理?英國哲學家波普爾所倡導的證偽主義試圖對此進行回答。他認為,憑借人的批判理性,通過不斷地提出假說和排除錯誤,使之得到檢驗并由此取得科學知識的增長,這不是科學的缺點,而恰恰是其優勢和力量所在,是科學之為科學的本質特征,更是科學自身的精神。這一觀點拓寬了人們對科學的理解,也解放了人們的思想與觀念。科技創新日新月異,20世紀中后期以來,科學的發展越來越和整個社會文化和具體歷史背景密切相關,這使得科學走出了純粹邏輯和純粹認識論的狹隘范疇。作為科學主體的人,在科學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顯,科學哲學開始把注意力轉移到人的科學發現和創造上來。這標志著19世紀以來一直盛行的科學主義開始向人文主義回歸,重視科學的人文價值成為當代科學發展的潮流。

  在綿延5000多年的文明發展進程中,中華民族創造了聞名于世的科技成果,在農、醫、天、算等方面形成了系統化的知識體系,取得了以四大發明為代表的一大批發明創造。然而近代以后,由于各種原因,我國屢次與科技革命失之交臂,從世界強國變為任人欺凌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為了挽救國家危亡,實現民族復興,自19世紀末以來,中國的一批仁人志士主張迅速發展科學、弘揚科學精神。孫中山提出,知識“從科學而來”,“舍科學而外之所謂知識者,多非真知識也”。陳獨秀說:“科學與民主,是人類社會進步之兩大主要動力。”1916年,學者任鴻雋發表《科學精神論》一文,在中國最早提出“科學精神”概念,他稱科學精神為“科學發生之源泉”,明確提出“科學精神者何?求真理是已”。我國著名科學家竺可楨多次闡述過科學精神,1941年,他在《科學之方法與精神》一文中指出:“近代科學的目標是什么?就是探求真理。科學方法可以隨時隨地而改換,這科學目標,蘄求真理也就是科學的精神,是永遠不改變的。”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建設的蓬勃發展,我國科學技術水平得到長足提高。經過長期努力,我國科技事業實現了歷史性、整體性、格局性重大變化,重大創新成果競相涌現,一些前沿方向開始進入并行、領跑階段,科技實力正處于從量的積累向質的飛躍、點的突破向系統能力提升的重要時期。科技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作用更加凸顯,全社會正在興起普及科學知識、傳播科學思想、倡導科學方法的高潮,科學精神得到廣泛關注。

作者簡介

姓名:劉大椿 工作單位: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龍)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