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觀點聚焦 更多>>

日本國內圍繞這一事件的起因和性質仍有諸多混亂認識乃至謬論,特別是將歪曲的歷史觀灌輸給下一代,值得人們高度警惕。 [詳細]

“七七事變”前:山雨欲來風滿樓 更多>>

日本對華政策及其演變 更多>>

自1935年起至1937年,日本三度制定對華全面戰爭意義上的年度作戰計劃。通過廣田內閣到近衛內閣,日本到1937年6月上旬建立起發動全面侵華戰爭的“準戰時體制”。按照既定的作戰計劃,在成熟的國際條件和國內戰爭準備下,駐屯軍選擇戰略地點盧溝橋制造了事變。就這樣,日本有計劃有步驟尋找時機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 [詳細]

日本“華北駐屯軍”的擴張 更多>>

“華北駐屯軍”擴編后,進一步加緊了對華北地區的侵略活動。1936年6月及9月,日軍先后兩次在北平西南的戰略要地豐臺挑起事端,最終于9月19日強占豐臺,中國第29軍原駐豐臺部隊被迫移至趙家莊一帶駐防。據統計,1936年“華北駐屯軍”進行了5次大規模演習,1937年1月至5月進行了3次大規模演習。自6月起,日軍更是以奪取宛平縣城和盧溝橋為目標,晝夜不斷連續演習,北平局勢日益緊張,中日之間大規模戰爭已經不可避免,最終導致了七七事變的爆發。 [詳細]

“七七事變”當天:看似偶然實則必然 更多>>

所謂“士兵失蹤” 更多>>

在盧溝橋事變起始的幾個關鍵事件中,“士兵失蹤”是遠比“第一 槍”重要得多且更復雜得多的事件,這個事件到底包含著怎樣的意義?曲家源指出:日軍對“士兵失蹤”一事前后態度不同,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曲家源:《對“一士兵失蹤”的考證》,《近代史研究》1991年第3期) [詳細]

關于“第一槍”問題 更多>>

我國學者曲家源在其著作中總結了日方部分學者的類似觀點:日軍在演習時“遭到了據說是來自中國軍隊的槍彈射擊”,進行反擊從而爆發事變。首都師范大學教授史桂芳表示,日本學者對所謂“第一槍之謎”的糾結,完全沒有意義,因為這一槍是打響在中國的領土上,中國有權進行正當的自衛。日本侵略戰爭的非正義性,才是最值得強調和反省的。(《“七七事變”80周年記:還原歷史細節 鐫刻民族記憶》) [詳細]

“七七事變”后:狼子野心 圖窮匕見 更多>>

假和談與真侵略 更多>>

香月清司和宋哲元會面,是因為駐屯軍“兵力單薄,需要拖延時間,等待增援部隊到達”。就在宋哲元拜訪香月清司的7月18日,日本軍部聲稱要“膺懲”第29軍,至9月25日駐屯軍對平津地區第29軍完成包圍態勢。今井武夫宣稱:至此,對華開戰的準備已經完成,“其發動僅僅是時間問題”。(張皓:《香月清司與盧溝橋事變的擴大》,《歷史研究》2015年第5期。) [詳細]

發動全面侵華戰爭 更多>>

為了貫徹1937年度日軍侵華作戰計劃,便于侵華日軍各兵團制定具體作戰方案,日本陸軍參謀部又發出《昭和十二年度帝國陸軍作戰計劃要領》,具體規定日本陸軍在華北方面作戰的作戰要領,到這個時候,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已經箭在弦上。于是,日本再次采用“制造借口”的慣用伎倆,挑起盧溝橋事變,全面侵華戰爭由此發動。(黃一兵:《挑起全面侵華戰爭是日本法西斯的既定戰略》,《光明日報》2015年8月17日,第2版) [詳細]

結語:日軍蓄謀已久的侵略行動 更多>>

論著推介 更多>>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一码倍投方案 北京pk10一期人工计划 3d四码组六遗漏 彩票6码跟计划倍投 云南11选5技巧 稳赚 怎样买3d稳赚不赔 重庆时时踩开奖视频 凤凰彩票中的导师靠谱吗 大乐透几点停售当天的 重庆时时彩复式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