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哲學 >> 外國哲學
韓驍:原初自然的出場 ——論胡塞爾對“自然”的現象學還原
2019年04月30日 18:14 來源: 作者:韓驍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The Genesis of Primordial Nature:Husserl’s Phenomenological Reduction to Nature

 

  作者簡介:韓驍,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

  原發信息:《世界哲學》(京)2018年第20186期

  內容提要:現象學對“自然”問題的關注,源于用現象學為自然科學奠基的問題意識。但前期胡塞爾錯誤地預設了自然主義-科學主義世界圖景的自明性,它同先驗現象學的框架發生了一系列沖突,推動著胡塞爾修正最初的方案,并在20世紀30年代提出對自然主義-科學主義世界圖景進行歷史性批判的任務。“原初自然”正是在這一方案下出場的。本文將對胡塞爾早期的方案進行檢討,并闡明“原初自然”出場的內在邏輯。

  關鍵詞:現象學/胡塞爾/自然/原初自然/現象學還原

 

  現象學對“自然”問題的關注并非偶然。“回到事情本身”的口號要求現象學家反思現代世界圖景背后的自然主義前提。因此在胡塞爾對自然數學化問題和對生活世界現象的討論中,在海德格爾對科學、技術與座架(Ge-stell)的批判中,在梅洛-龐蒂對知覺世界的透視和對自然概念史的考掘中①,人們都能夠找到揭示“原初自然”(primordial nature)的努力。②在現象學家看來,現代科學與技術或者粗暴地將自然抽象成了一個個數字、公式和物理學觀念,或者將它壓制成人們可以通過技術操控的玩具,自然的本來面貌幾乎完全被遮蔽。現象學反思自然的目的,就是從人們未被表象化、數學化的經驗出發,揭示自然最原初的顯現方式。而在世界的全面圖像化和技術的絕對宰治之下,“原初自然”意味著一個完全不同的意義源頭,它將持續流溢出新的經驗可能性,最終融化現代世界的板結圖景。

  不過,在現象學的開端處,“自然”并不具有我們上面所說的那種革命性意義。胡塞爾早在《物與空間》講座③、《純粹現象學的觀念與現象學哲學》(第1卷)(以下簡稱《觀念Ⅰ》)、《純粹現象學的觀念與現象學哲學》(第2卷)(以下簡稱《觀念Ⅱ》)等前期④文本中,就已經著手對自然進行現象學還原。但他在這一時期的問題意識有著強烈的新康德主義色彩,即如何區分自然科學與精神科學,并為自然和精神領域重新奠基。那么,所謂的“原初自然”究竟是如何出現在現象學當中的?它又如何獲得了上面所說的特殊意義?考察自然問題在現象學中的開端,將幫助我們理解現象學中“自然”概念的特殊性和復雜性。

  因此,本文將集中考察胡塞爾對自然的現象學還原。我們將看到,在自然主義-科學主義的世界圖景和先驗現象學框架之間存在著難以消解的緊張關系,正是這一根本困難,推動著胡塞爾不斷朝向更加原初的自然現象,也使“自然”成了現象學必須面對的問題,啟發了海德格爾和梅洛-龐蒂對“原初自然”的后續思考。

  胡塞爾在《邏輯研究》時期和《觀念》時期都曾提出用現象學為自然科學和精神科學奠基的任務。U.米勒(U.Melle)也指出,胡塞爾在《觀念Ⅱ》中未曾言明的一個意圖,就是通過辨析自然和精神的關系,恢復精神生活與人性本身的尊嚴。(cf.Melle,1996:17—18)這無疑屬于19世紀中后期的哲學家,尤其是新康德主義者和狄爾泰所關心的核心問題。(參見靳希平、吳增定,2004:252—256、327—329)

  胡塞爾為先驗現象學體系設計的藍圖充分體現了上述影響。在《觀念Ⅰ》的第四編《理性與現實性》中,胡塞爾希望通過關于純粹對象及其關聯原則的“形式本體論”(formale Ontologie)和關于“物”“心靈”等質料領域的“區域本體論”(regionale Ontologie),向著構造性的先驗主體回溯,進而揭示這些“意向相關項”(noema)和“意向活動”(noesis)之間的“先天關聯”(Korrelationsapriori)。(Husserl,1976/2:§148、149、150)這樣,不同的本體論展示了不同類型事物的本質及它們所遵循的法則,由這些“本質”也可以向不同的主體構造方式和構造原則還原。(cf.Kern,2005:71)胡塞爾由此實現了用先驗純粹意識為精神與自然領域奠基的目的。

  《觀念Ⅱ》就是對上述方法和研究計劃的具體實現。它的首要任務是去還原具有客觀時空、并被因果律所支配的“自然”;只有在此基礎上,我們才能進一步理解更加復雜的人類世界。胡塞爾在開篇明確把自然規定為“自然科學的對象”。(Husserl,1952:1)為了揭示純粹的自然,胡塞爾強調我們需要經歷一種向“理論態度”的轉變。這種態度僅關心純粹的自然物如何向我們顯現,而不關心它們對人的有用性,也不關心其在審美、實踐、道德等領域的價值。(cf.Husserl,1952:2—4)

  相較于《觀念Ⅰ》,《觀念Ⅱ》的一大突破就是揭示出了身體在構造自然物時的重要作用。在《觀念Ⅰ》中,胡塞爾提到過超越之物的獨特顯現方式,即物是以“側顯”(Abschattung)的方式被給予的。當我們意指一個空間物時,實際上在直觀中向我們顯現的只有某個側面。我們的意指總是超出實際的直觀而指涉著尚未被充實的其他側面。與此相對,內在體驗則是絕對被給予的。(cf.Husserl,1976/2:§44)但我們稍加思考就會發現,《觀念Ⅰ》中作為空洞自我極的先驗主體根本無法實現對空間物的構造,因為沒有身體在空間中的定位,也就不可能有物體的視角性顯現。《觀念Ⅱ》恰恰說出了《觀念Ⅰ》中未言明的內容——當我們在分析“物”的側顯時,必然已經暗中預設了作為其構造條件的身體。以這種方式,《觀念Ⅰ》中空洞的自我極就被《觀念Ⅱ》中的具身主體所代替。

  然而,具身主體的引入也帶來了新的問題。在《觀念Ⅰ》中,先驗純粹意識是絕對的、無限的構造者,它不依賴于任何其他條件。但身體必然處在特定的環境中,因而是相對的、有限的構造者。這樣一來,就產生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一個有限的構造者如何能夠構造出遠遠超出自身范圍的“被構造物”?在下面的具體考察中,我們會看到,自然的構造問題成了先驗現象學框架中的一道裂縫。而身體,則是砸開這道裂縫的楔子。

  胡塞爾將身體稱作“知覺器官”(Wahrnehmungsorgan),只有以身體為媒介,自然及空間物才能夠向我們展現其感性特質。(cf.Husserl,1952:56、68)他指出了兩種類型的“感覺”:一類是我們一般意義上所說的“感覺”(Empfindung),比如對紅色、香氣、硬度的經驗。另一類則是所謂的“動覺”(kin sthetische Empfindung),它并不被統覺為物-對象,而是“驅動著”(motivieren)第一類感覺,使它們能夠被統覺為對象的性質或側面,同時規定著事物的顯現方式。(cf.Husserl,1952:57—58)值得注意的是,“動覺”是胡塞爾在“顯現”和“顯現者”的經典區分之外發現的另一類感覺形式。它們是我們在身體及器官運動時所具有的自我意識。基于上述考察,胡塞爾明確地將身體(以及通過身體知覺產生的心理狀態)界定為外部世界顯現的可能性條件。(cf.Husserl,1952:75)也是在這個層面,身體(Leib)具有了不同于物體(Korper)的先驗意義。

  盡管身體具有同主觀領域相聯結的一面,但我們仍然不能忽略它的實在性和物質性。歸根結底,身體是自然界中的一部分,受到因果法則的約束——胡塞爾認為,只要我們能夠觀察到環境和身體間的恒常關聯,就能夠建立因果性和身體的實在性。(cf.Husserl,1952:46)D.莫蘭(Dermot Moran)將身體的上述特征稱為“兩面性”(double-sidedness),并指出,作為感性意義構造條件和作為自然物的身體同時展示出了“自身-呈現”(self-presence)和“自身-疏離”(self-distantiation)的特質。(cf.Moran,2013:296)一方面,身體是自然界中的例外,因為它是構造經驗世界的可能性條件;另一方面,身體又被嵌入到自然界中,它同樣可以被其他事物沖撞、塑形、推動。用胡塞爾的話來說,“主觀條件性的系統和因果性系統相互交織著(verflicht)。”(Husserl,1952:64)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胡塞爾將身體命名為條件秩序和因果秩序的“轉換點”(Umschlagspunkt)。(Husserl,1952:161)它體現了一種特殊的“軀體因果性”(somatologische Kausalit t)。(Husserl,1952:65)從身體出發,我們就能夠將外部世界的因果秩序轉換為身體動覺和現象序列間的動機關聯秩序。

作者簡介

姓名:韓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pk10冠亚和赔率稳赚 3d1胆拖7码直选多少钱 黑龙江时时几点开奖 四码倍投 分分时时彩稳赚不赔法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合乐分分彩计划软件 倍投方案图片 手机投注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