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哲學 >> 外國哲學
韓東暉:人是規范性的動物 ———種規范性哲學的說明
2019年04月30日 18:09 來源:《中國人民大學學報》 作者:韓東暉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Homo Animal Normative:An Outline

 

  作者簡介:韓東暉,哲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 100872

  原發信息:《中國人民大學學報》第20185期

  內容提要:人之所以是理性的動物,同時也是政治的、社會的動物,正是源于人類生活和概念活動的規范性特征,因為人能夠運用概念并用于經驗,創制規則并遵守規則,做出判斷并做出承諾,展開推理并承擔責任,一言以蔽之,是因為人是規范性的動物。規范性轉向自康德哲學開始,在當代哲學中規范性研究在多個領域蓬勃發展,以規范性為中心的視角轉換和理論定向會使哲學研究的重心乃至基礎發生轉向。

  Human beings are usually defined as rational animals as well as political,social ones.This is due to the normative characteristics in human lives and conceptual activities,such as applying concepts to experiences,establishing rules and following them,making judgements and commitments,proceeding reasoning and undertaking responsibility,which could be summarized in a slogan:Man is normative animal.The normative turn was initiated from Kant's philosophy and normative research is flourishing in many areas in contemporary philosophy.The normativity-oriented perspective transformation will steer the directions of philosophy.

  關鍵詞:規范性/理由空間/康德/布蘭頓  normativity/space of reasons/Kant/Brandom

  標題注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規范性的本質與結構研究”(15BZX076)。

 

  

  在亞里士多德主義傳統中,人被定義為“理性的動物”(animal rationale)。海德格爾認為,這雖然不“錯”,卻遮蔽了“人表現為會言談的存在者”這個現象的根基。①羅素則譏諷說,我走遍許多國家,不辭辛苦,為這個論斷尋找證據,不僅徒勞無功,卻只見到不斷陷入瘋狂的世界。②這或許是因為羅素沒有注意到被歸于亞里士多德的另一個論斷,即人是政治的(或城邦的)動物。正如馬克思所言:“人的本質不是單個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現實性上,它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③

  本文的基本觀點是,“人是規范性的動物”似乎能夠容納“人是理性的(會言談的)動物”與“人是政治的(社會的)動物”這兩個觀點,將理性(言說、推理、計算)與社會性(生產、交往、政治)結合在一起,從與規范、規則、標準相關聯的活動和行為出發,可以回答“人是什么”和“人應當是什么”的問題。這種以活動和行動為思考對象的規范性區別于以往對人的本質的靜態描述。規范性活動(包括語言活動和非語言活動)是人之為人的必要條件,也是解開哲學本性之謎的鎖鑰。

  一、規范性的重要性

  “在我們的生活中,規范性無處不在。我們不只是擁有信念,我們和他人還應當堅持某些信念;我們不只是擁有欲求,我們和他人還應當按照這些而不是那些欲求而行動。我們假定,某個人之所信、之所為,可以被判定為合理的或不合理的,對的或錯的,好的或壞的,即符合標準或規范……我們無時無刻不依賴于各種規范,而規范的來源和根據卻眾說紛紜,令我們茫然不知所措。”④這是英國學者奧尼爾在《規范性的來源》導言中開宗明義的一段話。規范性(normativity)是極其重要但又極其模糊的概念,因為我們通常使用規范性概念做出的區分,不是好與壞、對與錯、善與惡的區分,而是一方面是好壞、對錯、善惡……另一方面是現實的、可能的、通常的……舉凡倫理學、美學、認識論、價值論、語義學、法理學等等,均涉及規范性的本質,體現出人之為人的規范性維度。

  不過,盡管規范性問題由來已久,但在哲學中將其作為核心問題進行深入探究,則是近代以來的事情。具體而言是被休謨引發,由康德點燃,最終在20世紀后半葉才在哲學內部頑強生長起來,成為跨領域的規范性研究。從當代分析哲學界來看,規范性研究的熱潮源于克里普克關于維特根斯坦與遵守規則悖論的討論(1985年),但塞拉斯關于“理由空間”的研究實際上已經抓住了規范性的核心概念,20世紀90年代以來麥克道爾和布蘭頓的影響力,使規范性問題成為重要的哲學生長點,在北歐、英國、美國等地出現了規范性問題的研究重鎮。可以說,當代的規范性研究源于語言哲學,但規范性問題并不局限于語言哲學。從意義與內容的規范性到認知規范性,從意向規范性到行動規范性,規范性這一概念或問題已經深入到語言哲學之外的心靈哲學、行動哲學、科學哲學、認知科學、倫理學和法學等學科之中。關于規范性的本質、規范性的來源、規范性的效力、規范性的先驗論證、規范性與自然主義和因果主義之間的爭論等是規范性研究的主要問題。

  在規范性問題研究中,元倫理學、法哲學和社會哲學是最為突出的三個領域。在元倫理學領域,對道德語句的核心語匯“應當”的深入研究,對休謨問題即“是”與“應當”裂隙的反復討論,關于道德領域自然主義與反自然主義的拉鋸戰,無不使規范性問題的爭論日益激烈。在法哲學領域,凱爾森(Hans Kelsen)的純粹法律理論與制度法學之間的爭論,法律實證主義與反實證主義的交鋒,使不同類型的事實與規范之間的問題日益凸顯:描述性事實作為決定法律內容的實踐,是不是法律內容的唯一決定者?抑或法律內容也依賴于規范性或評價性事實即價值事實?⑤在社會哲學領域,約翰·塞爾提出的制度事實與原初事實之區別,以及與之相關的地位功能和集體意向性理論,使規范性事實、合理性等問題成為爭論的中心,甚至引發了行為科學和認知心理學對邏輯主義與規范主義的關注。⑥

  在筆者看來,規范性問題固然涉及方方面面,但規范性哲學的重要性不止于此,因為以規范性為中心的視角轉換和理論定向會使哲學研究的重心乃至基礎發生轉向。這就是說,人之所以是理性的動物,同時也是政治的、社會的動物,正是源于人類生活和概念活動的規范性特征,因為人能夠運用概念并用于經驗,創制規則并遵守規則,做出判斷并做出承諾,展開推理并承擔責任,一言以蔽之,因為人是規范性的動物。布蘭頓概括道:“我們是受理由約束的,是服從于更好的理由所具有的特殊力量的人。這種力量就是一種規范性力量,一種理性的‘應當’。理性之為理性,就在于受這些規范所約束或轄制,就在于服從于理由的權威。”⑦簡言之,人不是未經教化、脫離規范且沉湎于個別性的動物,而是能夠運用公共理性、通過規范性而獲得自由的行動者。

  這種規范性導向不再繼續堅持事實與價值、描述性與規范性、實然與應然的截然二分,一切理智活動、理性思維都是行動,都要在不同程度上遵循邏輯的、概念的、語言的規范性。描述性語句實際上預設規范性語句,正如斯坦利·卡維爾所言:如果語言不提供給我們規范性的描述方式,也就不可能有去描述這樣一回事。⑧同樣,正如康德把物自身作為顯象的感覺和意義的界限一樣,規范性事實不把自身還原為因果性事實,但承認未被闡釋的原初事實(brute facts)的界限。我們不僅受到因果性力量的制約、物理事實的約束,更活動在規范性的領域,而規范性就是自由之所在。因此,被視為偶然的經驗性知識并不與必然的知識截然二分,自然因果性并不與自由因果性界限分明,規范性轉向會讓我們調整思考問題的視角。

  這種規范性導向不再讓哲學堅持科學式的使命和責任,不以各種類型的確定性知識為鵠的,包括形而上學、認識論、倫理學、哲學心理學等傳統哲學領域中的絕對主義的、客觀主義的知識,而是致力于理解性、闡釋性、治療性的實踐學(praxiology)。這種實踐學的工作是把各門科學和各種活動類型中隱含的(implicit)規范轉變為公共的、清晰的(explicit)的表達,因為表達之為表達就在于清晰闡釋,清晰闡釋在根本意義上就是使表達具有命題性內容(即斷言、判斷或信念的內容),并成為予求理由(giving and asking for reasons)的語言游戲中的基本步驟。⑨于是,概念的作用就是針對在實踐中正確的形式推理或實質推理,清晰闡明隱含其中的概念性內容和規范性承諾。用賴爾關于實際操作能力和命題知識的區分來表達⑩,就是把隱含的“知道如何做”(knowing how)的經驗加以編碼,使之成為“知道如此說”(know that)的清晰表達,把實踐能力付諸理論表述,依據規則或原則說出孰是孰非。(11)

  這種規范性導向不再被抽象的純粹理性或超越的絕對理性所誘惑,而是聚焦于社會性、歷史性、概念性的言語推論性實踐(discursive practices),放棄無前提的“我思”、無語境的“主體”、無處不在的自然主義還原路向,轉而關注各種抽象規則的歷史形成和認同過程,關注以語言共同體為語用學前提的言語實踐能力,從自然的邏輯空間轉向行動的理由空間,力求更清晰、更充分地理解人類的實踐活動及其能力。

  這種規范性導向在哲學史中并不缺乏思想的閃光,但引發深刻的規范性轉向的,則是被休謨從獨斷論迷夢中驚醒后的康德。維特根斯坦是當代哲學中規范性哲學的引擎,而塞拉斯和布蘭頓則以獨具特色的方式為規范性哲學奠基。

作者簡介

姓名:韓東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