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影視 >> 電影
電影遇上互聯網將擦出怎樣的“火花”
2019年04月30日 12:00 來源:工人日報 作者:陳俊宇 字號

內容摘要: “首先是消費習慣的變革,互聯網改變了傳統電影的購票方式,提升了便利性,消費群體形成相應習慣。”王中磊認為,這特別符合年輕人的生活方式,作用是顯性的,吸引了更多的觀影人群,從而刺激著中國電影市場的發展。

關鍵詞:

作者簡介:

  4月20日,影片《幸運兒彼爾》獲得“天壇獎最佳影片獎”,張藝謀(右)為領獎者(左)頒獎。當日,第九屆北京國際電影節閉幕式暨頒獎典禮在北京舉行。 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 攝

  今年4月,北京國際電影節辦到了第9屆,互聯網與電影業兩個主題首次“美麗相遇”。

  圍繞“互聯網電影主題”的論壇,云集了華誼兄弟CEO王中磊、愛奇藝創始人兼CEO龔宇、阿里影業高級副總裁兼淘票票總裁李捷等業界領軍人物。令人感慨的是,不過就是三年前的北影節,同框亮相的幾乎都是傳統影視公司代表。

  看似不經意的變化,不是巧合,是個信號。

  以2011年成立的樂視影業算起,互聯網影視公司邁入第8個年頭。這些年電影市場與形勢,復雜且多變。當下,傳統電影在尋求生存,互聯網討論的卻是創造力,以及如何讓傳統影視活下去。

  誠如龔宇所言,共同做大蛋糕,“爭取形成多贏的商業模式”。

  入局與出局

  互聯網與電影的話題要從5年前說起。彼時,互聯網紛紛入局影視行業。

  早在2014年,中國第一代民營電影公司老板、博納影業CEO于冬就曾“預言”:電影公司都將給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打工。

  互聯網影視公司的起點是2011年成立的樂視影業。其2013年聯合發行的《小時代》,讓行業認識到文學大IP的影響力。2014年,阿里巴巴收購文化中國并更名為阿里影業,上線在線票務平臺淘票票。同年,從微信電影票走出的微影時代成立,隨后于2015年成立騰訊影業。至此,兩大互聯網巨頭正式開始對電影領域的探索。而后,小米影業、豆瓣影業、58同城影業等紛紛入場,加入進軍電影產業的大部隊。

  在2015年到2017年三年間,阿里影業及旗下淘票票參與出品或發行了《戰狼2》《羞羞的鐵拳》《前任3》《芳華》這樣的高票房影片,騰訊影業有《魔獸》《爵跡》等話題之作,樂視影業則以大IP、廣撒網策略參與《小時代》系列和《盜墓筆記》等,小米影業則因參與《唐人街探案2》有了成功項目。

  即便如此,互聯網影視公司也逃不過優勝劣汰。騰訊影業、阿里影業、愛奇藝影業等慢慢在影視行業站穩腳跟,貓眼、淘票票成為網絡票務和互聯網發行的中堅力量,在上游也掌握更多的話語權。更多的入局者消失在大眾視野。

  互聯網與影視的結合到底如何?“在網絡視頻發展的15年歷史中,互聯網視頻行業只干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把電影院的電影平移到互聯網上觀看,第二件事是電影院賣的票90%是從互聯網上買,第三件事是創新探索網絡大電影的商業模式。”龔宇認為這樣的結合“太微小”。

  “互聯網平臺介入傳統電影行業里,完全是學習的過程。”愛奇藝高級副總裁、愛奇藝影業總裁亞寧所言頗有普遍性,前兩年都是跟投電影作品,到第三年才開始嘗試主控,積累了經驗與教訓,“我們做電影更多的是,一方面結合好互聯網的優勢,一方面讓生產的電影在互聯網和院線都獲得回報,讓制片單位和院線獲得更多收益”。

  變革的背后

  王中磊帶著手稿上臺演講,另類顯眼,但話題離不開互聯網。

  “BAT除了參與所有的電影生產環節之外,還用互聯網的思維,迅速將內容和用戶進行鏈接。”王中磊代表的華誼兄弟,已經被注入來自多家互聯網公司的資本。

  與傳統影視公司相比,互聯網影視公司有著截然不同之處,它是從現有的互聯網生態體系中切入影視業務的。

  “首先是消費習慣的變革,互聯網改變了傳統電影的購票方式,提升了便利性,消費群體形成相應習慣。”王中磊認為,這特別符合年輕人的生活方式,作用是顯性的,吸引了更多的觀影人群,從而刺激著中國電影市場的發展。

  “第二就是宣發模式的變革,基于信息擴散的快速性和爆炸性,包括電影營銷的形式,從線上到線下有了更多玩法,并且大數據提高了尋找目標觀眾的準確性和達到率。”王中磊舉例道,《芳華》上映時,是互聯網幫助找到40歲以上的觀眾,“他們不見得都是互聯網用戶,但互聯網可以捕捉到他們的觀眾影像”。

  在曾經的上百家互聯網購票平臺中,貓眼和淘票票成為勝出者。“電影是一個手工藝品,內容創作本身是不會改變的,新技術改變的是宣發和用戶觸達能力。”李捷毫不諱言,淘票票與華誼就有著深度合作,會去分析排片上座率、輿情、熱度等之間的關系,“這是對電影的改變與改善”。

  變革背后,意味著互聯網影視公司走著一條全然不同傳統電影公司的商業道路:搭建互聯網基礎設施、為合作伙伴做互聯網宣發。

  “愛奇藝從誕生至今,一直在商業模式上探索。”愛奇藝會員及海外業務群總裁楊向華說,未來幾年,電影在中國的互聯網播放市場及其他市場加起來,也能達到院線票房的1.8倍,“互聯網能帶給電影行業的改變還有很多。”

  “中國沒有好萊塢六大電影公司,但中國有阿里和騰訊。”李捷認為,互聯網和傳統電影公司其實是同一類,只是路徑不同。好萊塢有傳統的六大電影公司。在中國,即便是頭部的電影公司也很小,但阿里和騰訊足夠大。因此,未來中國電影發展的路上,互聯網巨頭要承擔的責任注定不一樣,“這是和好萊塢全然不同的情況。”

  融合與沖撞

  今年3月,奧斯卡最佳影片《綠皮書》的重要出品方之一即是阿里影業。騰訊影業的名字也和漫威、華納、派拉蒙等好萊塢大廠頻頻綁定,出現在《神奇女俠》《毒液》等大片的出品方名單上。

  這是國內傳統電影公司并未做到的。

  過去20年,華誼兄弟、博納、萬達、光線、中影這五大電影公司以資本、發行渠道等優勢綁定優秀導演,壟斷著中國近8成票房,也為中國電影產業化進程劈波斬浪,逐步成為不可忽視的力量。

  在于東發出“預言”的5年來,中國老牌電影公司盡管從未真正給BAT打過工,但互聯網正在爭奪電影帶來的光環,并一步一步在商業上占據優勢。

  “電影和互聯網的關系就是魚和水的關系,互聯網為內容插上翅膀,飛入千萬家。”身處傳統影視,華誼兄弟影業總經理葉寧說。

  “優秀的內容創作者和內容制作者”是包括電影在內的娛樂產業共同需要的核心元素。相比互聯網帶來的平臺和渠道,乃至資本,葉寧更愿意去強調“內容為王”。

  但是,楊向華所說的“改變還有很多”,其中就包括最直接的威脅:帶走電影公司的籌碼——中國具有創作力的電影導演。

  互聯網有著鮮明的資本標簽,意圖重新定義行業規則的野心從未改變。從財力、物力以及人力等多方面,互聯網正在重新培育影視創作者的環境。

  而此時,傳統影視公司業績并不理想,在尋找各種“活下去”的途徑,話語權式微。與互聯網的合作成大勢所趨。

  “互聯網與電影在不斷融合過程中,更多的是一種沖撞和競爭。”在王中磊理解中,“互聯網企業一直在求新,不斷試錯,甚至有一些野蠻侵略,這些特點帶來的好處,就是讓沉悶的傳統電影激出火花,并迅速激烈起來。”

  在電影世界里,無論互聯網新貴還是傳統豪門,都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能夠點燃人們內心“火花”的,才是偉大的藝術作品。(陳俊宇)

作者簡介

姓名:陳俊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文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时时彩7码后2稳赚秘籍 gucci意大利官网 七星彩最新开奖结果 pk10大小单双稳赚技巧集锦 时时彩五星定位胆稳赚的方法 最新欢乐生肖娱乐 天天三分彩计划软件 一分赛车微信计划群 复式6码二中二三中三 新版助赢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