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影視 >> 電視
熒屏如何借地域文化制造審美情趣?
2019年04月30日 12:46 來源:文匯報 作者:張捷 薛晉文 字號

內容摘要:京味電視劇是中國電視劇家族中的一名重要成員,改編自老舍先生同名小說的28集長篇電視連續劇《四世同堂》在1985年問世,由此拉開了京味電視劇的創作序幕。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京味電視劇是中國電視劇家族中的一名重要成員,改編自老舍先生同名小說的28集長篇電視連續劇《四世同堂》在1985年問世,由此拉開了京味電視劇的創作序幕。

  作為一種地域文化特色鮮明的電視劇類型,京味電視劇在30余年的發展歷程中,以特有的胡同文化、市井小民故事,以及魅力十足的京味語言、京都風物、風俗和風情而聞名于世,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審美風格和藝術追求。

  眼下正在熱播的《芝麻胡同》,延續的正是京味電視劇的傳統。該劇以四九城老字號醬菜鋪沁芳居為主要背景,上演了一段跨越幾十年的史詩性市井胡同故事,全面勾勒出大時代背景下普通人的命運軌跡。雖然圍繞劇情的發展走向,出現了一些不同的聲音,但“極具京味兒”仍然是觀眾對該劇的一致評價。

  所謂“京味兒”到底指的是什么?京味電視劇的長盛不衰又對當下的影視劇帶來哪些啟示?

    地道北京人物躍然熒屏之上 

  如果說電影是導演的藝術,那么電視劇就是人物的藝術。人物的品質就是電視劇的品質,人物的高度就是電視劇的高度,人物的水準決定著電視劇的水準。可以說,個性鮮明、豐滿圓潤的人物形象塑造對于一部成功的影視劇而言至關重要。

  從京味電視劇的創作歷史看去,諸如《我愛我家》《編輯部的故事》等,都是將胡同大雜院中各式各樣的北京人兒進行了栩栩如生的刻畫,至今給觀眾留下了難以忘懷的印象。

  這一次,《芝麻胡同》里的人物也都體現出地道北京人的格局、氣質和素質。

  作為老字號醬菜鋪沁芳居的老板,嚴振聲不僅影響著店堂內外幾十口伙計們的生計,還承擔著為嚴、俞兩家頂門立戶的家庭重擔。在全劇開篇,嚴振聲便奠定了自己做生意講究誠信、做人有里有面的北京爺們兒形象。他得知店里用來發酵醬料的黃豆品質不好,堅持不計成本全部銷毀,然后冒險出城重新采購,為的就是“不得罪主顧,不砸自己的招牌,不丟自己的臉面”,這是傳統商人的魅力和風骨,計利就計天下利,求名就求萬世名。

  嚴振聲雖自幼過繼給舅舅撫養,始終不忘照應自己的親生父親俞老爺子;新中國成立以后,他遵守婚姻法與二房牧春花解除了婚姻關系,但在以后的幾十年間,大家依然相互扶持,共擔風雨。在嚴振聲這個角色身上,體現出對長輩謙卑有禮,對伙計體恤照顧,對伴侶尊重憐惜這些美好品質,使得這個人物獲得了超時空的共鳴,能夠在不同地區的觀眾中收獲同樣強烈的心理認同。

    純正北京腔調令人身臨其境 

  聲音形象的塑造一直是京味電視劇的重頭戲,《芝麻胡同》自然也不例外。該劇的片頭曲采用特色鮮明的京劇唱腔展現,為觀眾營造出濃濃的京味兒,也奠定了全劇的審美風格基調,同時,由于京劇作為國劇的特殊地位和影響傳播力,使得電視劇很好地突破了地域收視的限制,為打通南北方的收視隔膜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京味語言是京味電視劇成功的一種主要藝術力量,劇中人物的一口京腔臺詞不僅有助于刻畫人物性格、渲染時代氛圍,還能傳達出一種幽默詼諧的人生態度,蘊含著積極達觀和自我找樂習性。

  全劇一開篇,男主人公嚴振聲的一段畫外音獨白便不著痕跡地勾勒出他的職業特征,同時也表現出他敞亮通透的性格特質:“一樣兒的谷,養百樣兒的民;二道眉的艮,大衛青的辛;三纓子的麻,張苤藍的筋;泥偶都有三分土性,您就更甭提咱百家姓的人了。在那個想解饞,辣和咸,吃食離不開醬和鹽的老式年間,活著也好比缸里淹。”這些既土里土氣又工整對仗的臺詞朗朗上口,飾演嚴振聲的男演員何冰有著豐富的舞臺演出經驗,同時也是一個地道的老北京人,因此他的臺詞發音標準,瞬間就將觀眾帶回到了當時的四九城。

  劇中還保留了不少老北京的俗話、俚語、歇后語,年代感十足,不僅讓北京觀眾聽著頗感親切,也讓其他地區的觀眾覺得新鮮好玩,文化差異帶來的審美情趣獲得充分凸顯。如寶鳳調侃春花:“大姑娘獨自繡鴛鴦,嘴上不急心里慌”,把大齡單身女青年牧春花渴望愛情的心理傳達了出來;秀媽唉聲嘆氣:“吃不窮喝不窮,算計不到一世窮”,言盡1949年前底層百姓對自我命運的自憐自艾;嚴振聲起初因誤解牧春花的職業,曾說過:“蛤蟆爬腳面,不咬人它膈應人”,以此說明自己的心理感受。再如“遞葛”指下屬、晚輩、弱小者對上的冒犯、挑釁;“折局子里”指被抓進警察局,等等。事實上,其中的不少說法在當下的北京城都很少能聽到了,找回京味語言的特有魅力成為了本劇的又一個使命。

    傳統北京范兒演繹得有板有眼 

  對于老北京生活的還原一直是京味電視劇主要的藝術追求。《四世同堂》《茶館》《小井胡同》等電視劇中,那些老街宅巷老字號門面,無不穿越時空在熒屏上日夜流轉。在《芝麻胡同》中,跟隨著嚴振聲的人力車,攝影機穿梭在北京城的胡同小巷,四九城猶如一幅現實主義畫卷在觀眾眼前徐徐展開。無論是牽著駱駝的老漢、咬著冰糖葫蘆的孩子,還是包子攤前的裊裊炊煙,井窩子邊的嘩嘩流水,都是獨具韻味的京城浮世繪。

  尤其是劇中天橋耍把式的一場戲,邀請了許多北京的民間藝人參與拍攝,撂跤、耍中幡、唱雙簧,紛紛在熒屏上得以展現,這些當下年輕人感到陌生的民間藝術形式,都是中華傳統文化寶庫中的珍貴資源。傳統老北京生活風范的還原,為的是營造盡可能真實的歷史環境,將觀眾有效帶入了戲劇性情境之中。

  和很多優秀的京味電視劇一樣,《芝麻胡同》里構建的生活場景形象、細膩、逼真,為該劇增添了不少魅力。由此可見,虔誠向生活討藝術是電視劇創作的終南捷徑,而這有賴于藝術家對生活的虔誠態度和敬業精神。

  與此同時,京味電視劇善于呈現濃郁的胡同文化和市井文化,善于以歷史和文化的底蘊托舉電視劇的藝術品質和文化品格。這也說明,在觀眾審美趣味日益多元化的今天,優質電視劇仍然需要努力挖掘和呈現深厚的地域文化。

作者簡介

姓名:張捷 薛晉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文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