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影視 >> 電視
電視劇如何講述老字號的故事?
2019年04月30日 12:45 來源:文匯報 作者:張斌 字號

內容摘要: 老北京人過去有一句口頭禪形容人們對日常生活的追求,叫“頭頂馬聚源,腳踩內聯升,身穿八大祥,腰纏四大恒”,這其中的馬聚源、內聯升、八大祥、四大恒指的是做衣帽鞋子和開設錢莊的一系列老字號品牌,穿這些牌子的服飾、用這些錢莊的銀票既是生活品質的象征,也是一種身份的炫耀。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老北京人過去有一句口頭禪形容人們對日常生活的追求,叫“頭頂馬聚源,腳踩內聯升,身穿八大祥,腰纏四大恒”,這其中的馬聚源、內聯升、八大祥、四大恒指的是做衣帽鞋子和開設錢莊的一系列老字號品牌,穿這些牌子的服飾、用這些錢莊的銀票既是生活品質的象征,也是一種身份的炫耀。

  老字號是我國在長期商業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民族品牌,而在中國電視劇的發展歷史中,老字號的歷史與故事也是創作者最喜歡表現的題材。近的如這兩年播出的《芝麻胡同》《古董局中局》《樓外樓》《那年花開月正圓》等,遠的如《晉昌源票號》《大清藥王》《大宅門》《大染坊》《喬家大院》《青花》《玉碎》《錢王》等大量優秀作品,都受到觀眾的喜愛,形成了電視劇中表現老字號的一種特定類型。

  電視劇中的老字號,毫無疑問是一種藝術的演繹與表達,但電視劇創作者和觀眾對其長久的追逐和反復表達,卻也無疑地反映了這一故事題材所具有的獨特藝術魅力,以及其變化演進背后表征出來的社會文化語境的變遷。

    家族母題和商業演義這兩種最受中國觀眾喜歡的要素結合在一起,就形成了老字號在中國電視劇故事題材中的獨特性 

  中國歷史悠久,聞名遐邇的老字號也遍布各行各業。同仁堂、內聯升、喬香閣、瑞蚨祥、六必居、雷允上、全聚德、狗不理、張小泉等等,直到今天也是老百姓和全球游客喜歡和信賴的品牌。這些老字號不但具有極大商業價值,同時本身也已經成為中國傳統歷史文化的標志。一句“不到長城非好漢,不吃烤鴨真遺憾”,讓全聚德聞名世界;一些民間的歇后語,如東來順的涮羊肉——真叫嫩、六必居的抹布——酸甜苦辣都嘗過、同仁堂的藥——貨真價實、砂鍋居的買賣——過午不候等,不僅生動地形容了這些老字號的品牌特色,也讓這些老字號屢屢成為傳奇故事的發生地,引發電視劇藝術創作者的關注。

  另外,老字號往往和某個特定的家族相聯系,也就是說,老字號的故事其實根本上是一個家族的故事。而家族敘事,在中國的敘事文學傳統中是恒久的母題。由于老字號的故事也同時是一個商業競爭與發展壯大的故事,因而,家族母題和商業演義這兩種最受中國觀眾喜歡的要素結合在一起,就形成了老字號在中國電視劇故事題材中的獨特性,構成藝術吸引力。

  老字號本身具有傳奇魅力。每一個老字號品牌,都有一個極富傳奇性的創立者,都有一段艱難困苦的發家歷程。這種傳奇伴隨著老字號品牌一同被講述和傳遞給消費者,構成品牌的歷史溯源與精神尋根,奠定了觀眾消費故事的原始欲望。如《晉昌源票號》主人公的原型渠本翹在歷史上是一個非常有名的民族資本家,曾在山西開過火柴廠,發起陽泉礦務局的保礦運動。《喬家大院》所依賴的是喬家第三代喬致庸的一生輝煌事跡。《胡雪巖》是大清著名紅頂商人胡雪巖的傳記。《東方商人》記載的是著名綢緞莊瑞蚨祥的發展歷程。比較典型的例子是《大宅門》——該劇由同仁堂董事長樂鏡宇的養子郭寶昌編劇,聲稱劇中主要人物白景琦、白玉婷、白穎宇、白文氏等都有現實原型,劇中的“百草廳”其實就是百年老店同仁堂。這種真真假假的虛晃,激發的自然是觀眾對于同仁堂這一中華老字號背后秘聞軼事的窺探之欲。

  老字號所依附的家族能生發出曲折多樣的故事。在老字號電視劇中,通過某一個老字號的生死起伏,圍繞家族事業的發展、家族品牌的建立、不同對手的競爭、商業帝國的繼承、主人公的人生與愛情等維度,就可以展演各種矛盾沖突,建構豐富多彩的故事情節,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充分發揮家族這一敘事母題的多樣性。《白銀谷》就通過康、秦兩家的家族恩怨和商業競爭,輔以康老太爺、康三爺、杜筠清的情感糾葛,在義和團運動,外敵入侵等歷史背景中展現康家票號生意的衰落起伏。這種宅門內外的故事,對觀眾而言既具有難以親歷的陌生感,又有相通的日常社會文化經驗的共鳴,因而能形成對觀眾的故事引力。

  老字號故事還具有廣闊的延展性。老字號涉及到眾多日常生活與商業領域,舉凡票號、藥店、染坊、綢莊、玉器、餐飲、茶葉、百貨、服裝、調味品等均有表現。同時,這些老字號又多與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商幫,如晉商、徽商、浙商、陜商等有或明或暗千絲萬縷的聯系,這些商幫的興衰變遷則與當時的社會歷史發展又形成同步共振。這樣,老字號的故事就能將家族的命運與歷史風云、地域風情進行嫁接,從而在內外之間獲得廣闊的敘事延展空間,形成一種史詩性的時空跨度。《紅頂商人胡雪巖》一劇就講述了清道光年間皖南籍紅頂商人胡雪巖歷經清朝四代亂世王朝的傳奇人生。胡雪巖既是徽商代表,又兼具浙商身份;既是商業巨賈,成功創立了胡慶馀堂中藥店和阜康銀號,又是政治參與者,游走在清政府和左宗棠周圍。胡雪巖的一生既是自身性格命運塑造的結果,更是歷史風云的際遇的結果,這樣其個人命運和歷史走向之間就形成了密切關聯。

    老字號電視劇在敘事安排上,普遍有著一種英雄神話結構,常常存在一個從凡夫俗子到塵世英雄蛻變的故事 

  老字號電視劇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已經形成了一種類型化的敘事策略。當然,這種類型敘事也隨著不同的時代語境發生了一些變化。

  老字號電視劇在敘事上體現出比較強烈的家國一體敘事模式,試圖在個人史、家族史、民族史的交匯中刻畫人物、構筑情節、傳遞價值。這和老字號電視劇往往依托家族和商幫來加以表現密切相關。《大宅門》將百草廳的發展歷史放置到從晚清、民國到新中國的宏闊背景中加以表現,通過白家三代人與百草廳之間的復雜關系和命運糾葛,展現了自晚清以來社會變革對百草廳命運的深刻影響,藝術化地呈現了老字號、老字號擁有者和國家命運之間的互動。《喬家大院》中喬家匯通天下理想的起伏,《大染坊》中陳壽亭創辦的染坊命運的起落,《那年花開月正圓》中周瑩帶領吳家東院屢次崛起等,也都和當時的國運、時局與政局的動蕩相連。

  老字號電視劇在敘事安排上,普遍有著一種英雄神話結構,常常存在一個從凡夫俗子到塵世英雄蛻變的故事。白景琦、喬致庸、康三爺、王熾、祁子俊、周瑩等電視劇中的主人公,雖然具有與眾不同的非凡品質,但要么并無繼承家族事業的意愿,要么出身低微與此全不相干,往往是因為老字號的事業發展遇到了重大挫折,在這個偶然時刻被動進入到成為英雄的征程。家族災難的降臨是這些英雄浮出水面的開端,而在與商業對手的殘酷競爭中,在當時與腐敗的政治權力的周旋下,英雄不斷成長,直至家族事業重振旗鼓,如日中天。這其中,老字號復興的核心完全取決于英雄個人關鍵時刻的果然決斷和出其不意的智慧。這個過程也正是電視劇的情節結構主線。比如在表現票號的電視劇里經常會出現的擠兌風潮,就成為考驗主人公是否能成為英雄的一道坎,而我們的英雄在這個時候往往能夠讓奇跡出現。最通常使用的手段是以石頭充當銀子裝在銀車里突然出現在擠兌的人面前,從而消除其對票號存銀不足的懷疑。《錢王》里,王熾甚至想出了以高利息讓富家小姐和夫人來票號存私房錢的高招。在某些醫藥或食品老字號故事里,配方秘密的傳承、保守與泄露也是考驗主人公的障礙性安排,形成集中的戲劇沖突。

  老字號電視劇在敘事上還存在著性別話語的安排。一方面是愛情與事業中的性別對立。比較典型地體現在《喬家大院》中喬致庸、江雪瑛和陸玉菡三人的關系上。喬致庸和江雪瑛是青梅竹馬的戀人,卻因為要挽救家族老字號的事業不得不娶富商女陸玉菡為妻,從而導致兩人反目成仇,形成敘事上的對立性力量,牽引故事情節的發展。《大宅門》中白文氏、白景琦與楊九紅則可以視為這種關系的另一種翻版。另一方面,新近老字號電視劇中也出現了女性主導的性別敘事,最典型的就是《那年花開月正圓》中的周瑩。在丈夫死后,她以寡婦身份主理吳家東院,在與各色男性周旋中不斷將家族事業推向前,最終成為陜西首富,晚清工商業的大玩家,成為電視劇中絕對的“大女主”,顯示出老字號電視劇性別話語出現的新變化。

    老字號電視劇講述的是真正的中國故事,呈現的是中國傳統商業發展的結晶。人物發展變遷都與中國這一民族國家和文明實體密切相關 

  老字號是中國傳統商業發展的結晶,負載了中國傳統的商業倫理道德精神,其中對家族故事的敘事選擇反映了當代中國發展現代性癥候的文化表征。因為家族一方面是一種以血緣為中心的實體性的社會體系,另一方面也是一種精神上的文化認同感,蘊含著民族文化的心理密碼和傳統價值的現代轉化。

  老字號電視劇是對當代中國道德與倫理重建的一種藝術表達。改革開放初期,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過程中,毋庸諱言,也存在“為富不仁”“言而無信”“見利忘義”等道德滑坡和倫理挑戰。電視劇對傳統老字號故事的敘述,普遍強調了老字號在發展過程中所依仗的傳統商業倫理精神,即誠信義利。誠信為主,義利平衡,以義制利。這種商業倫理的產生,一方面來自于儒家學說的道德規范對商人的影響,另一方面也來自于行業自身規范的傳承。《那年花開月正圓》中,周瑩進入吳家學習經商,吳蔚文對她的誠信教育,后面周瑩自己對養子的誠信教育,前后映照,鮮明地體現了這一點。另外吳家因軍需案導致的衰落和周瑩帶領吳家的重生,吳沈兩家的不同發展與沈家的最后崩盤與周瑩對他的拯救,都與這商業倫理精神無不相關,而且這仁義,已經超越了封建時代基于血緣利益的仁德,而充滿了現代意義上的善與悲憫意識。這種倫理道德,對我們今天的社會與企業家而言,仍然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老字號電視劇是對中國價值的再確認與中國精神的再表達。老字號電視劇中的商人普遍表現出一種以商濟世的追求。從商在他們心中并不僅僅是積累財富這樣一個簡單的目標,而是實現兼濟天下的理想的途徑。喬致庸一生追求的是“匯通天下”的大理想,無論時局如何危艱,他都一往無前地去尋找機會實現;陳壽亭最后實際上承擔著中國民族工商業與買辦資本和外國資本之間的聯合競爭。與此同時,老字號電視劇中商人在面對國家困難之時,普遍具有自覺的愛國精神。王熾數次為清政府籌措各種款項,支持清政府對法戰爭,幫助清政府修筑加固黃河堤壩,獲得朝廷“樂善好施”的贊譽。喬致庸、康老太爺和周瑩等在慈禧狼狽西逃,大量流民逃荒之際,主動承擔費用和款項,為災民免費提供飯食。《天和局》中閔、竺兩家,雖然一個保守傳統、一個經世致用,但在爭奪“滇越鐵路路權”一事上卻同心協力,使中國有了第一條自己的國際鐵路。如果說《大學》里所講的“誠心、正意、修身、齊家”這些德行要求體現在老字號電視劇中的商業倫理道德上的話,那么,“治國、平天下”的追求就在這以商濟世的家國情懷中得到了完成。

  老字號電視劇講述的是真正的中國故事,是中國社會和文化的結晶,其興衰變遷都與中國這一民族國家和文明實體密切相關。講述老字號故事的電視劇,則不可避免地要展現其中體現出來的社會文化、地域人文與精神追求,描述中國現代性發展的另一種可能。工商業發展,是現代社會最重要的方面,也是現代性的重要表征。在這些老字號的創立者與傳承人身上,體現了傳統的中國商人,在面對晚清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涌入中國時體現出來的革故鼎新的創新意識與不屈不撓的開拓精神。仍以周瑩為例,土布洋布之爭中,周瑩遠赴迪化化解危難,順勢介入陜西織造局的變革之舉中。在再次遭遇劫難之時,周瑩又以員工持股,人人分紅,利益同享的內部股份制扭轉乾坤。在洋布生意受阻之時,又轉向生絲生意。在整個過程中,周瑩都表現出了開放、接納新知、創新體制等等特質。這些老字號的領頭人身上體現的,是中國傳統的商人在面對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時具有的那種現代性特征。而這,并非如西方是在資本主義語境下的發展。這種敘事選擇,具有明顯的文化主體性立場,體現的正是文化自覺。

作者簡介

姓名:張斌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文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pk10稳赚技巧数据多高 五分快三人工免费计划软件 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大亨pk10专业版计划 6码复式三中三网站 投注反水是什么意思 六道神算6码复式三中三 赛车万能6码 北京pk10计划软件免费 独胆一期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