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發布
智能時代的科技異化 ——來自西方理論界的憂慮
2019年04月25日 09:1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彭玉峰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我們這個時代,每一種事物好像都包含有自己的反面……我們的一切發明和進步,似乎結果是使物質力量成為有智慧的生命,而人的生命則化為愚鈍的物質力量。”馬克思在19世紀中葉的評論對于當下的智能化社會仍然很貼切。肖恩·賽耶斯在《馬克思和異化》中認為,作為馬克思最為熟知的概念之一,“異化是少數在日常生活中仍被普遍使用的概念,也是被誤解和誤用最深的術語”。異化被理解為對資本主義社會的不滿和生活的無意義感,這種概念的泛化削弱了異化理論的批判鋒芒。然而,異化是與馬克思的資本主義批判和共產主義革命理論不可分離的,需要回到馬克思原著厘清其本來內涵。

  超越異化首先在于

  超越資本主義社會

  馬克思早期著作中的大量論述涉及宗教、金錢、勞動和交往異化等主題,他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集中闡述了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人的普遍異化命運,并提出“共產主義是對私有財產即人的自我異化的積極的揚棄”。1857年經濟危機是資本主義第一次具有世界性特點的危機,經濟危機及工人運動的復興直接激發了馬克思“發狂似地通宵總結我的經濟學研究”的創作熱情。馬克思論述異化和危機的目的是為了實現超越,他認為“隨著這種異化的發展,在它自身的基礎上,人們試圖消除它,世界市場的形成同時包含著超越它自身的條件”,這本身來自于革命斗爭而非一個能夠自動實現的過程。對異化或物化的批判在《資本論》部分章節中再次得到集中呈現,旨在提出全面發展的個人將他們的社會關系置于共同控制之下的主張。

  近些年,國內外對于馬克思異化理論的研究逐漸走向深入。除了賽耶斯等人的著作,霍耐特也推出《物化:對舊觀念的新看法》,試圖將物化解釋為“承認的遺忘”,通過區分對象化與物化來闡釋馬克思異化理論的當代意義。國內對《資本論》及其手稿中的異化理論研究也在不斷推進,從對物化和對象化的區分,到探究馬克思不同時期異化理論的演變,深入探索馬克思術語變換所體現出的微妙之處。大體上,上述研究的共同宗旨可以歸結為突出馬克思異化理論的批判性。可以說,盡管馬克思理論體系中與異化相關的術語得到越來越復雜和系統的呈現,但總體上指的是人類的造物脫離其自身的控制并反過來支配人,馬克思將異化與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聯系起來,而超越異化首先在于超越資本主義社會本身。

  智能化時代

  面臨著勞動對象的喪失

  馬克思異化理論的生命力在于對當代西方社會的解釋和批判。某種意義上,作為社會批判工具的異化理論經歷了三個階段。馬克思所處時代的早期工業社會是異化的最初呈現,可被稱為第一個階段。而20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西方馬克思主義者常用“異化的異化”來描述豐裕社會的異化,他們傾向于從存在主義的角度來論述作為日常生活中“常態病理”的自我異化,在資本主義消費文化的形塑下,個人成為一種同質化和空心化的喪失個性的消費動物,由此可稱之為第二個階段。智能化時代的異化則可以被認為是異化的第三個階段。貝克和吉登斯所論述的風險社會理論某種意義上是這種異化批判的先聲,他們認為在生態危機、基因工程等領域,人們面臨著資本主義“勝利”帶來的難以控制的結構性后果和全球性風險。隨著新科技革命和人工智能時代的來臨,這種科技異化的沖擊表現得越來越明顯。

  某種意義上,科技異化及其揚棄就是近幾年暢銷全球的《未來簡史》的邏輯線索。從某種意義上講,馬克思主義是《未來簡史》一書重要的思想來源。赫拉利描繪了大數據時代正在發生的社會轉型及種種令人擔憂的未來情景。它從兩個維度展示了當下科技異化的表征。一方面是勞動的角度,勞動異化理論在馬克思哲學中具有重要地位,它“把勞動看作人的自我確證的本質”,也就是將工作和事業作為人的自我滿足和實現的根本條件。但人工智能的崛起使得工作的替代性問題迫在眉睫,人類正越來越面臨著勞動對象的喪失。如果未來絕大部分人沒有工作可以從事,通過3D虛擬世界來獲得情感滿足也許會盛行。2018年熱映的好萊塢大片《頭號玩家》給我們展示了這種可能性,在2045年的世界中虛擬世界的繁華熱鬧與現實世界的破敗寂寥形成鮮明對比,人們在虛擬世界中扮演的角色成為成就感的主要來源。另一方面,萬物互聯系統越來越成為一種疏離乃至支配性的神秘力量。法蘭克福學派奠基性作品《啟蒙辯證法》著重強調了啟蒙是如何走向反面的。“啟蒙的根本目標是使人們擺脫恐懼,樹立自主”,但量化和齊一性成為啟蒙的準則。資本主義給予社會各方面以合理化形式,但社會整體卻越來越呈現出一種總體的非理性。赫拉利指出,生物學全面接納數學工具,合理化正在由量化客體到量化自我轉變,人的情緒、感覺,乃至各種自由決定都被認為能夠還原為各種電化學反應,從而作為數據被納入系統。萬物互聯網的建設開始是出于信息的暢通和人類的便利,一旦這種萬物互聯系統成為一種自治性的系統,信息自由和將一切都強制性地連接到系統將成為最高意識形態,這一系統將轉變為世界的主宰,而人類則淪為被強迫提供信息的芯片或程序。

  西方理論界

  憂慮科技異化問題

  正如馬克思所說,“資本的軀體可以經常改變,但不會使資本有絲毫改變”,資本是塑造當今社會科技異化的關鍵力量。赫拉利強調“研究歷史是為了獲得解放”,無論對資本主義的歷史貢獻及其弊病的長篇論述,還是揭示資本在當今的科技異化中的角色,他都運用了馬克思的分析工具或與馬克思主義有內在的相通之處。或許這種相通有一定的必然性,另一本暢銷書《21世紀資本論》也是如此。皮凱蒂與赫拉利都試圖以一種宏大視角呈現人類社會在歷史和未來的發展路徑,而馬克思也許是對于人類歷史進程及未來走向最偉大的宏大敘事者,當代社會仍然在馬克思主義視域范圍之內,新的宏大敘事必然在很大程度上與馬克思的思考相重合。

  總體上看,上述兩人對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的批判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智能化時代帶給人們的憂慮,并且也積極地在理論上尋求解答。但從更深層面看來,這種訴求大體上仍停留于解釋世界的層面,對于資本主義社會的新型剝削、科技異化等問題提不出具有可行性的辦法,盡管他們試圖追隨馬克思改造世界的革命精神,但仍停留在治理的層面對任性的資本施加某些限制。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德里達在《馬克思的幽靈》中的批評仍然具有時效性,他認為西方學者的回到馬克思的潮流值得關注,“但要防止一種哲學—文獻學式的回到馬克思占上風,它無非是通過將馬克思主義中性化,對馬克思的行動起來改造世界的政治指令保持沉默”。馬克思異化理論并不只是提出道義批判,更是要號召人們行動起來打破這種異化局面,從而實現“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社會。這也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本質屬性和內在要求。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習近平新時代觀若干重大理論問題研究”(18ZDA002)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中共浙江省委黨校社會學文化學教研部、文化發展創新與文化浙江建設研究中心)

作者簡介

姓名:彭玉峰 工作單位:中共浙江省委黨校社會學文化學教研部、文化發展創新與文化浙江建設研究中心

課題: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習近平新時代觀若干重大理論問題研究”(18ZDA002)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pk10最牛计划软件下载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下载 北京pk10分析软件免费 有没有稳赚不赔的股票 最新幸运飞艇精准计划网页版 六码三中三 pk10全天人工计划群 疾风时时彩手机版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官网下载 双色球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