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歷史學 >> 歷史學專題 >>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 要聞
從“五四”開啟的路向不斷向前
2019年05月02日 07:37 來源:《中國文化報》2019-05-01,第3版 作者:張頤武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五四”已經過去100年,那個刻著“五四”的深深的印記的20世紀也已經和我們漸行漸遠。

  但“五四”仍然是我們精神的起點,也是現代中國的精神的起點。“五四”雖然已經成為歷史的一部分,但它已經是20世紀中國人探索和追求的一個精神符號,“五四”精神也仍然有其當下的價值和意義。“五四”既是一段具體的歷史,又是中華民族在一個特定的歷史時代的選擇的象征。在今天看來,“五四”當然已經重歸歷史,但它就像中華民族在自己漫長歷史中的許多關鍵的時刻一樣,已經成為中國精神和中國人性格的一個表征。“五四”是20世紀初中國人一方面面對“現代”的挑戰,正視自身落后的命運,追求中國進入現代,努力實現人的解放的宏大努力。另一方面,則是追求建構一個現代的民族國家,追求中國的新的強大和興盛的努力。所謂“啟蒙”和“救亡”構成了“現代”中國的精神的前提,它們構筑了一體兩面的精神價值。“啟蒙”當然是建構新的“公民身份”的前提,所以需要讓中國人超越傳統的限制進入“現代”。而“救亡”則是實現國家在現代世界中的有尊嚴和受尊重的地位,讓國家進入“現代”。這些努力都是為了一個新的中國,一個現代的中國的實現和中國人的新的性格和形象的確立。

  這些“五四”時代的命題激勵了一代代的年輕人為了一個偉大的目標而忍受艱難困苦,為了中國承擔了自己的責任。“五四”的具體構想和先驅者們的具體思考,是基于當時歷史條件的必然選擇,不可能完全適應于今天,也不可能將它所有的思考的結果做超越歷史的簡單的比附,但先驅者們的勇氣和力量,他們在中華民族面對困難和挑戰的時刻所表現的探索的勇氣和膽略,他們那種為中國開拓新的道路的勇氣,則是中華民族的精神深處最寶貴的財富。

  陳獨秀為《青年》雜志所撰寫的那篇發刊詞《敬告青年》是中國現代文化的最重要的開創性文獻,也開啟了新文化運動,為未來的中國提供了重要的精神和思想的資源。這里對于青年所發出的召喚,今天看來仍然具有自身的生命力。它的具體主張可能已經回歸于歷史本身。但我們可以看到,時間已經過去了100多年,它的那種精神的力量仍然對于我們有著啟迪作用。

  《敬告青年》提出了以“自覺”和“奮斗”為中心的觀念。“自覺”就是要清醒地認識自身和世界,清醒地認知中國在世界的位置和青年在自己的時代的責任和使命。“奮斗”就是在這樣的認知的基礎上對于時代的命題做出回應,是對于行動的召喚,是對于歷史的責任的擔當,是中國面臨嚴峻的危機和挑戰的時代對于未來的承諾。這些今天讀來依然具有吸引力。陳獨秀通過對于當時中國的歷史情勢的闡發,提供了在當時全新的歷史和現實的視野。在縱向上,他通過強烈的歷史和當下的對比來觀照中國的危機:在橫向上,他通過現實的中西的對比來思考中國文明的未來。這種思維的方式是基于當時的現實做出的必然的反應,也是“五四”時代的文化精神的力量所在。先驅者們就是要通過這樣對于歷史和現實的思考對于中國的出路和走向提出見解。這一視野的關鍵是提供了一個明確的關于“現代性”的方案,這一現代性的方案就是大家所熟悉的通過尖銳的對比的修辭所提出的六個方面的要求:自主的而非奴隸的、進步的而非保守的、進取的而非退陷的、世界的而非鎖國的、實利的而非虛文的、科學的而非想象的。

  自主所指向的是現代的人的選擇,也就是現代社會的基本人格的確立。進步所指向的是世界的潮流,也就是現代社會發展的基本方向。進取則是指向中國的努力,也就是走向現代的堅實選擇。世界則是中國需要融入的空間,也就是現代的參照的獲得。實利則是當代生活的重要的基礎,也是社會進展的重要方面。科學更是現代社會存在的重要基礎,也是社會獲得基本認知的前提。這六個方面其實完整地展開了對于未來社會進步的構想,也是現代性方案的具體的表述,他其實給中國提出了努力的目標和方向。這些召喚一直在得到歷史的回應。

  應該說,對于當下的中國來說,這六個方面應該說已經獲得了充分的展開。當時所提出的歷史的命題已經得到了相當程度的實現。這種實現其實也是一百年來中國的“自覺”和“奮斗”所取得的成果。現代性的中國的方案其實已經有了完整的展開。中國的發展其實也是對于先驅者的構想的最好回應。從回顧這篇文章,我們可以為中國的奮斗的成果感到自豪。現在中國的情況和問題已經超越了“五四”先驅者的構想,我們面臨的是重要的新的歷史際遇和歷史的空間。經過了整個20世紀中國人的艱苦的求索和堅韌的努力,也經過了這些年來中國人在全球化和市場化的環境中的明智的選擇和實實在在的具體的努力,伴隨著40年高速的經濟成長,一個嶄新的全球化時代已經以新的形象融入了世界。同時,也展現了一個新興的大國在崛起時刻的新的無限的可能,讓世界的“大歷史”發生了重大的,在今天我們可能還難以充分認識的改變。中國已經開始走出20世紀中國的深沉的民族悲情和痛苦。這一切其實說明了100年來中國的努力沒有辜負先驅者的期望。當然,中國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也面臨著許許多多新的挑戰和新的問題。這些問題一方面是怎樣在內部創造更為美好的自我,讓中國的發展得以持續。另一方面,是怎樣讓世界看到一個“魅力中國”,讓中國的價值和文化創造為世界所了解,都是今天中國面臨的挑戰。

  中國的發展已經告別了100年前深重的歷史的悲情和中國的挫敗與衰敗,從而在新的歷史路向上有了新的發展。當下的時代命題和時代要求已經有了變化,但中國要對于人類有更大的貢獻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中國自身在邁向更高目標的同時,其實也在要求和期望對人類做出更大貢獻。當年陳獨秀以西方為參照提出的期望,現在已經在新的方向上得到了更多升華。現在的中國的發展,已經不是走入現代的問題,而是如何在當下的全球格局中確定自身發展的新的位置,也是讓整個社會的提升具有更大的人類意義。100年來的中國的奮斗既得到了歷史報償,也有了更高的實現的新的可能性的展開。現在看來,這六個命題本身都在有更多的轉化。我們可以看到,自主實際上現在是如何在自身的傳統與全球之間創造一種新的認同。進步則不僅僅是中國的目標,還要成為引領世界的目標。進取則是實現這種進步的主動的行動,世界則是中國需要發揮作用,做出更大貢獻的世界。實利則是通過實踐來為世界提供更多參照的可能。科學則是在發展中會讓中國有更多貢獻的領域。這些歷史命題其實都在升華之中。它所提供的啟迪是,在當下,我們需要以新的方式重新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再思考這些命題。把先驅者們的召喚,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做更多新的回應。這也是時代的命題。

  在這個時刻,以“五四”先驅者的開拓未來的勇氣和明智來努力探索我們的未來,讓年青一代感受到“五四”時代的人們的歷史的責任感,其實正是紀念“五四”的意義所在。因此,超越“五四”先驅者們的思考,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探索中國的新的未來,其實是對于先驅者的精神和力量的最好的繼承和發揚。中國需要新的思想和新的意識,這些都需要我們以“五四”的“自覺”和“奮斗”的精神去努力向前。

作者簡介

姓名:張頤武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吉林时时玩法说明 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时时彩技巧稳赚吗 幸运飞艇倍投7期 澳门博彩在线 澳门博彩十大平台 一分快三怎样看左右走势 双色球胆拖投注奖金计算器 双色球胆拖投注中奖计算器 大乐透近100斯走势图开门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