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教育學 >> 重點推薦
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急需破解。近日,中國教育科學論壇之“教育評價改革趨勢與路徑”分論壇探究—— 破“五唯” 調適教育評價“指揮棒”
2019年05月02日 09:43 來源:《中國教育報》2019年5月2日06版 作者:張東 字號
關鍵詞:教育評價導向;五唯;教育改革

內容摘要:今年,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把“五唯”視為教育改革中最難啃的“硬骨頭”,并表示這塊“硬骨頭”再難也要啃下來。

關鍵詞:教育評價導向;五唯;教育改革

作者簡介:

  2018年,在全國教育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扭轉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堅決克服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評價指揮棒問題。

  今年,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把“五唯”視為教育改革中最難啃的“硬骨頭”,并表示這塊“硬骨頭”再難也要啃下來。

  那么,當前我們的教育面臨哪些挑戰,又有哪些困惑?我們該如何破解這一“頑瘴痼疾”?近日,在中國教育科學論壇之“教育評價改革趨勢與路徑”分論壇上,與會專家對此進行深入探討。

  明確目標

  破“五唯”后要立什么

  在以經濟全球化、信息化和知識經濟為主要特征的21世紀,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迫在眉睫。國家督學,北京開放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褚宏啟認為,科學的教育評價是推動實現教育現代化的關鍵環節。進入新時代,面對國際競爭的日趨激烈、現代化強國建設以及人民對更加公平更高質量教育的殷切期盼,傳統“五唯”評價方式顯然已經無法適應教育現代化所面臨的挑戰。

  教育評價是對教育教學工作的檢驗,也是教育教學工作的指揮棒。當我們試圖改革評價體系的時候,不妨審慎思考,我們的教育效果如何?

  “今天的教育,要培養聰明的腦、溫暖的心和健康的身。”褚宏啟分析,創新能力對應智商,合作能力對應情商。一個人既需要有智商又需要有情商,還要有健康的體魄。

  然而,唯分數、唯升學的評價導向卻讓我們的教育在實現這樣的目標時面臨挑戰。北京考試院原副院長臧鐵軍形象地說,一個有血有肉、蓬勃發展的學生被簡單化、標準化、操作化地評價,形成了學生對分數的依賴,以考試為中心,導致學校拼命地抓智育,德育、體育、美育、勞動教育被邊緣化,課時常常被擠占。

  “育人比考試更重要。”教育部基礎教育監測中心常務副主任辛濤表示,從教育目標來看,綜合素質評價落地,實際上不僅僅限于高考改革。要實現育人目標,培養創新人才,就要在日常教育教學系統里面提高學生的綜合素質,要通過綜合素質評價調整教育教學。

  “不能讓分數和升學的數字意義,來定義我們的價值,作為衡量教育和教學的尺度。”臧鐵軍認為,要建立正確的人才觀。我們需要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需要能在實際工作中解決問題的創新型人才。對于人的評價不能只看分數,只看學歷,只看升學率。同時,我們需要解決好教育觀的問題,要清楚什么知識、什么能力對學生終身發展是最有用的。

  褚宏啟認為,要平和理性地對待“五唯”,破除“五唯”不是不要分數,也不是不要升學,但是不能將唯分數、唯升學的作用無限放大。

  優化手段

  破“五唯”需要制度設計

  論壇上,專家紛紛表示,我們需要在歷史的進程中來辯證地看待考試和分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趙婷婷認為,任何評價標準都具有傾向性,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評價重點。“唯分數”“唯升學”在恢復高考之初是具有先進性的,同時“唯論文”“唯帽子”也是在應對高校國際發展趨勢而產生。面對新時代提出的要求,教育評價的導向性亦應作出相應調整,以適應時代發展的要求。

  分數是對教育結果的量化,而有的能力無法量化,或者說不能完全地被量化。所以,需要在評價體系中加入多元的評價因子。正如趙婷婷所說,采用多樣的評價手段和方法,實際上都是評價多元化的體現。針對不同的主體,從不同的角度,運用不同的方法去評價,才能評價出復雜事物的多樣性,才會更接近本質。

  “通過考試方式的變化,產生倒逼效應,拉動教的方式和學的方式發生變化。”褚宏啟建議,評價改革從考試的內容和形式入手,題目要從考查知識轉變為考查能力,除了紙筆考試,應加入更多其他形式的考查。河南大學副校長劉志軍也表示,我們的教育評價需要從單一走向多樣,需要制度設計與文化認同。

  不同的學生有不同的特質、不同的興趣,如何在評價中把這些特點表現出來?臧鐵軍說,我們對學生的個性、心理、特征要充分了解。這樣,我們就要建立和素質教育理念相一致的評價體系,建立全面多元考查學生學習狀況、激勵學生學習的評價方法,這是新一輪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的要求。

  討論至此,話題由基礎教育延伸至高等教育。高等教育招生中唯分數,讓基礎教育中試圖有創新、有合作的教育方式倒退到“刷題”“刷分”和“滿堂灌”;高校教師評價中唯論文、唯職稱,讓學術發表成為了論錢、論利益的“市場行為”。

  劉志軍很有感觸地說,“我們高校唯論文、唯帽子,論文查數量、發表看級別、帽子看稱號。要推薦一位學界有影響、學術有成果的教授,人事處一看他還沒有稱號,那就相當于沒有帽子,就不行。”

  辛濤提出,高等教育必須作出回應,必須要去調整和變化,跟基礎教育對接起來。教師評價也一樣,要看重“量”,更要看重“質”。

  把單一評價的分數變成包括分數在內的多樣化標準,是一種主要的解決辦法。劉志軍說,主體多元、內容多維、方法多樣,在綜合素質評價中都可以體現。

  “可以通過‘分數’判斷這個學生學習的狀態,來判斷他未來在學習某些方面應該如何改進。”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理論所副研究員郭元婕提出的這種“分數”,是個性化的分數,是針對學生自身發展的分數,也不失為一種評價方式。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理論所研究員陳金芳認為,不唯分數,但也不能不要分數,可以通過改進考試內容和方式來提高分數的含金量;不唯論文,但也不能不要論文,而是要講究論文的質量,注重論文的原創性與對社會的實際價值。

  改善生態

  給教師更多自主權

  “這個‘唯’不一定從維度上來考慮,而是要從時空的角度,從一貫性的角度、適用的邊界來考慮,破‘五唯’也不完完全全就是凝聚在這幾個字眼上。”郭元婕說,因為“不唯”的目的是要構建一個與我國當代人才培養需求相適合的、科學的評價體系。

  的確,我們不僅要“破”,而且要科學地、創造性地運用多元化的評價方式。這也許要從轉變觀念開始,從改變習慣開始,從轉化理念開始,由此帶動教育評價實踐的改革,引領科學的、全面的教育教學活動。

  這種“破”更像一種生態系統的升級,不能一蹴而就,也不能下硬功夫。它是一種緩慢的、根據生態狀況隨時調整的平衡性改革,是要確保教育質量和教育公平的平穩性、科學性改革。

  在現代化教育教學中,我們提倡啟發式、探究式、討論式、參與式的教學,我們提倡站在育人高度去上每一節課,我們提倡老師的言傳身教。正如褚宏啟所說,老師不是關注知識點講授,而是關注怎么讓學生更聰明一點,讓他們的心靈更溫暖。“如果教師這么想,他們跟學生說話的語氣都會變的。”

  有專家提出,這種育人方式的轉變不僅要改革評價體系,還要給校長和教師更多的自主權,更要降低班額,為教育實踐者創造因材施教的大環境。

  “如果校長和教師沒有自主權,他們就沒有積極性。”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副社長戴聯榮說,有的管理者對教師的評價過于嚴厲,對學生的評價過于重視。一個良性教育氛圍,是教師可以安心、靜心育人的環境,讓他們有尊嚴、有成就感、有信任感。

  “也要真正給高校以招生自主權。”劉志軍表示,各高校可以根據自己的人才培養定位和人才培養方式,提出自己的綜合素質評價要求。不管什么樣的素養,一旦形成,北大、清華、南大、復旦都可以應對。這就不是僅僅靠“刷分”能解決的。

  教育部學位中心研究部主任王頂明認為,可以利用大數據新技術研發成一種評價工具。在這個研發改革的過程中,需要營造一種更好的評價文化氛圍,能把教育的慢變量、長周期的變量看作成長性、發展性和過程性。

作者簡介

姓名:張東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网络彩票怎么才能稳赚不赔 彩票规律 七星彩前4个规律 女篮亚洲杯赛程 上海时时即时 天津时时电话 各种漏洞赚钱 重庆市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快3和值技巧稳赚方法砍龙 全天北京pk10单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