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公共管理 >> 資訊
如何引領現代種業技術變革
2019年04月30日 09:49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喬金亮 字號
關鍵詞:科研院所;育種;科研人員;種子企業;創新

內容摘要:糧安天下,種筑基石,種業可謂是農業的“芯片”。近年來,我國種業新品種研發能力不斷增強,但科研與生產“兩張皮”問題依然突出。翻開農作物育種領域論文數量排行榜,中國居于榜首,超過美國、日本等國家。中國種業論文數量世界第一,占全球作物育種領域全部論文量的20%。但“論文強國”為何沒能造就“種業強國”?

關鍵詞:科研院所;育種;科研人員;種子企業;創新

作者簡介:

  糧安天下,種筑基石,種業可謂是農業的“芯片”。近年來,我國種業新品種研發能力不斷增強,但科研與生產“兩張皮”問題依然突出。為此,種業要堅持科技創新與體制創新,激勵科研人員積極性,推動產學研緊密結合,引領現代種業技術變革

  翻開農作物育種領域論文數量排行榜,中國居于榜首,超過美國、日本等國家。中國種業論文數量世界第一,占全球作物育種領域全部論文量的20%。但“論文強國”為何沒能造就“種業強國”?

  近年來,我國不斷增強新品種的研發能力,做到了中國糧主要用“中國種”。然而,國內種企的科研能力依然較弱,種業創新面臨的“兩張皮”問題亟待加快解決。

  促進產學研用協同創新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籽。當前正值春耕用種的旺季。在江西贛州定南縣嶺北鎮大屋村,樂風農機合作社的水稻種植基地里,水稻秧苗一片綠色,微風過后泛起綠浪。合作社的種糧大戶李金明行走在田間,不時彎腰小心翼翼地查看長勢。“種地先要選好種。如今,縣里實施優質稻米工程,今年我用的品種,便于機械插秧,不僅產量穩定,而且抗性強。”

  “我國農業的發展史就是一部種子改良史。”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張桃林說,以矮化育種、雜種優勢利用等為代表,每一次種子上的突破,都給農業帶來了革命性變化,推動了農業主導品種的更新換代。截至目前,全國選育農作物品種4萬多個,申請植物新品種保護達到2.7萬個,授權品種超過1.1萬個。據統計,2018年品種權申請量4854件,位居世界第一。

  從外部看,種業創新的動力在增加。全球種業正面臨新一輪科技革命,以基因編輯為代表的生物技術、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信息技術等新技術革命迅速推進。張桃林認為,我國種業要堅持科技創新與體制創新,推動創新要素按市場規則優化配置,產學研用協同創新,引領現代種業技術變革。

  種業已成為農業先進科技的載體,創新注定是種業發展的必由之路。中國種子協會顧問組組長李立秋說,談種業就必須講創新,種業是典型的高科技領域,小小的一粒種子蘊藏了大量的科技信息。培育一個新品種,經過育種、審定、推廣,最快要8年才能上市,有些甚至是幾代育種人努力的結果。只有創新的體制機制跟上步伐,種業的進程才能加快。

  我國種業為何突破性大,品種卻不多?答案就在“兩個80%”——我國80%的種業科技人員集中在科研單位,而80%的種子企業缺乏自主創新能力。我國擁有世界上最大的育種隊伍和論文成果,但這些成果不少卻在發過論文、評完職稱后束之高閣,成為“鐵皮柜里的成果”。與此同時,市場在苦苦尋覓新品種。產學研流通不暢,科研與生產存在“兩張皮”問題。

  “科技成果如何轉化為競爭力?不能只靠企業,也要靠科研院所;企業需要科研院所插上科技翅膀。”中國工程院院士、南京農業大學教授蓋鈞鎰說,要大力推動院所高校的育種技術、種質創新等基礎性、公益性育種研究;支持企業的應用性研究及其商業化運作,雙輪驅動種業科技創新體系。通過產學研緊密結合,促進科研院所和種業企業聯合攻關。

  推動創新資源流動起來

  “科研單位要著力提升種業基礎性公益性服務能力和水平,夯實種業創新基礎,為企業創新育種提供不竭的科技源泉。”中國工程院院士、沈陽農業大學教授陳溫福說,圍繞這個目標,科研單位一方面做加法,加強其基礎性、前沿性、公益性研究;一方面做減法,把商業性、競爭性領域的事情交給企業。

  首先是切實保護品種權。此前,業內一度流行“育種不如買種,買種不如偷種”的說法。一個玉米新品種需要15年才能收回成本。創新如此之難,但套牌卻很簡單,只要從地里拿走一根玉米棒子就可以私繁濫制。“如果不能加強對品種權的保護,就沒人愿意投入搞育種了。”李立秋說,要加強新品種保護,鼓勵種業原始創新。

  更重要的是讓科研院所的資源“活”起來。2014年,國家在4家中央科研單位啟動種業權益改革。“賦權、讓利”是這項改革的核心,劃定科研人員對新品種權的權益比例不低于40%,對育種材料的比例不低于60%,大大高于當時“不低于20%”的最低限,極大調動了科研人員的積極性。目前,全國已有122家單位參與到改革試點中,改革成果幾乎覆蓋了所有作物類型。

  “種業權益改革調動了科研人員的創新積極性,也引導科研成果更接地氣。”中國農科院副院長萬建民介紹,農科院作物所是首批4家試點單位之一,在具體權益比例上探索按照資金來源分類實施。比如,由國家財政資金支持取得的成果,個人所占比例是50%,而由個人出資取得的成果,個人占比可高達70%。同時規定,科研人員享有的知識產權相關權益,不因工作單位和崗位變動而喪失。

  從2016年開始,四川省每年投入4800萬元,支持10家種子企業牽頭良種攻關項目,并鼓勵30余家企業參與協同攻關。“通過權益改革,科研院所將成果轉化收益的70%至90%用于獎勵科研成果完成人、支撐團隊及相關人員。目前,全省到企業兼職的種業科研人員有大約200名,有10余名科技人員創辦了種子企業。”四川省農業農村廳黨組成員肖小余介紹。

  釋放商業化育種活力

  “種業競爭的關鍵在于科技水平,種業企業首先必須是科技領先型企業。目前實質性科技領先的種業企業屈指可數,這種狀況不改變,中國的種業將失去競爭的機會。”蓋鈞鎰說。

  隆平高科種業研究院院長楊遠柱介紹,公司經過10多年的創新,選育出“隆兩優”和“晶兩優”等優質抗病水稻品種。他認為,品種的成功源自企業育種方向決策委員會的建立。在這個機構中,研發人員僅占三分之一,更多的是直接面向市場的生產、銷售人員。

  育種方向確定后,如何育種是關鍵。“我們把育種分成若干段,不育系研發組只選育不育系,恢復系研發組只選育恢復系,抗性鑒定與篩選組的只研究病蟲害抗性,專業分工、規模化選育,使小概率的偶然事件變成必然結果。”楊遠柱說,商業化育種體系不再是育種家的單打獨斗,而是專業分工、資源共享的育種新體系。隆平高科一年新配制水稻組合3萬余個,玉米組合8萬余個,這是以往課題組式育種規模的上百倍。

  荃銀高科是我國知名的育種企業。公司成立時,拿出35%的期權股聚合了一批水稻專家及青年人才,同時與院所高校開展合作,實現了企業快速發展。上市后,公司與安徽省農科院在全國率先實施科企合作,共建“分子育種聯合實驗室”。公司副總經理張從合介紹,目前,荃銀高科雜交水稻應用研究在全國種子企業中位居第二位,年均研發費用約占銷售收入的5%。已選育并通過審定雜交水稻品種114個,其中國審品種60個。

  如何將基礎研究成果與應用研究有效結合?在農業農村部支持下,荃銀高科牽頭專家團隊組建“6+1”國家水稻商業化分子育種技術創新聯盟,探索科企合作新模式。如今,聯盟已實現實體化運作,成立農作物分子育種技術公司,領跑雜交水稻技術創新。

  實現種業強國目標,要構建以大型種業集團為龍頭、以專業化種子企業為支撐、以服務型種子企業為配套的企業集群。農業農村部種業管理司司長張延秋告訴記者,2018年主要農作物國審品種中,企業審定品種占77%,企業在品種審定中的主體地位凸顯。

  蓋鈞鎰建議,推動規模化企業成立種業科技基金,用以開展研發、合作和種業人才培養。今后政府對種子企業的評價,關鍵要評價企業的自主創新能力,引導企業建立自己的創新平臺。

作者簡介

姓名:喬金亮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