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南 >> 觀點選萃
邊文娟:深圳移民文化映射下的建筑色彩
2019年04月24日 09:0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邊文娟 字號

內容摘要:不同的民族文化背景和精神文化內涵,塑造了各有千秋的色彩文化和色彩審美意識,并由此映射出具有地域性的色彩形象與表現方法。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建筑色彩是在歷史長河中積淀而成的,承載著地域特色、審美價值、社會生活、歷史文化、思維范式,并成為社會集體意識的精神寄托之一。它不僅蘊含著自然地理環境的基底色,也包含著人類文明進化歷程中的人為環境色彩,因此其核心因素是文化。

  建筑色彩既是文化系統的子系統,也是建構城市文化的重要載體,更是延續傳統歷史文脈的必要因素之一。建筑色彩具有歷時性,它既植根于過去時態中的歷史基底,也延伸至現在時態的城市空間中。它是城市過去時態與現在時態的縮影,凝聚著民族的集體認同感與文化內涵,是歷史文化生動鮮明的體現。因此,不同時期、不同地域、不同的城市文化形態影響了建筑色彩的演變與發展,塑造著風格迥異的城市色彩風貌。本文以新興移民城市——深圳為研究對象,梳理、解讀移民文化與建筑色彩的相互映射。

  傳統移民文化影響建筑色彩

  不同地域空間凝聚了人類不同種族群體的智慧、精神寄托與情感歸宿,由此創造了具有本土特色的地域文化,經過世世代代的傳承,形成了多元而統一的地域文化格局。而地域的差異也形成了風格迥異的地域文化觀念,例如嶺南文化、中原文化、吳越文化、楚文化、巴蜀文化、燕趙文化、齊魯文化、東北文化等,從而影響了人們對于色彩的價值觀念、審美偏好、用色標準。

  例如,以湖北為主要發源地的楚文化,由于當地人民對鳳文化的崇尚而偏好紅色;長白山一帶由于常年冰雪覆蓋,使朝鮮族崇尚白色;川西南地區多高山峽谷,形成了黛山黑水的自然景觀,當地納西族崇尚神秘的黑色。由此可見,地域文化與色彩觀念的相互契合反映在人們生活中的各個方面,包括建筑、藝術、彩畫、服飾、家具裝飾等。

  自從人類產生以來,為了滿足生存與發展的需求,世界各地適合生存居住的地方都遍布著移民的足跡。移民文化映射在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如民族、語言、建筑、藝術等。我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歷史上的民族遷徙、融合,帶來了種族、文化、工藝、風俗、制度的交流與傳播,形成各具特色的移民文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建筑色彩的演變。先秦時期,中國歷史上首次民族遷徙大融合初步形成了華夏民族;第二次是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民族大融合,主要實現了胡漢融合以及南方少數民族的初步漢化;第三次是宋、遼、金、元時期,主要實現了契丹、女真等邊疆少數民族與漢族的融合;第四次是清朝,主要實現了滿族、漢族以及各個少數民族的融合,為中華民族大一統格局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各民族在不同的地域空間中,由于自然環境、政治制度、社會風俗、宗教信仰的差異,形成了風格迥異的色彩審美與色彩觀念。例如,藏族人民在藏傳佛教的影響下,其建筑物大部分采用白色、褐紅色、金色的色彩搭配,形成鮮明的民族、宗教特色。經過不斷的民族融合,藏族特色的建筑色彩傳入中原地區,承德外八廟中的須彌福壽之廟、普陀宗乘之廟就是依照西藏布達拉宮建筑形制修建而成的。這些建筑色彩融合了藏族的紅色、白色與清代滿漢的紅色、黃色、綠色、黑色,體現了多元民族、宗教、文化的高度統一。另外,在儒家文化影響下,黃色、紅色作為主要的傳統色彩,大量被運用于宮殿、寺廟等建筑中,象征至高無上的力量。

  深圳建筑色彩刻上時代烙印

  深圳位于廣東省南部,東臨大亞灣和大鵬灣,西瀕珠江口和伶仃洋,北接東莞、惠州,與香港隔水相望,自然環境與嶺南地區基本相同,土壤主要為赤紅壤、中高明度的駝色花崗巖風化土層。由于四季溫潤,利于植物生長,因此深圳的植被色彩較少有強烈的季節變化,常年呈綠色、黃綠色調,具有一定的穩定性。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深圳的戰略地位與日俱增。盡管是一座新興城市,但深圳的移民文化由來已久。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融合讓深圳形成了獨具特色的移民文化。這種移民文化在深圳建筑色彩演變發展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逐步給深圳的建筑色彩形態刻上了深深的烙印。

  夏商周時期,古深圳地區居民以“南越部族”為主。秦朝時期,受戰亂影響,中原文化開始進入此地。兩漢、南越國至五代十國南漢的1000多年間,隨著漢族人民大量涌入,中原文化在南粵地區扎根。這一時期的典型建筑包括寺廟、宗祠,其建筑色彩呈現出中原文化、佛教文化中的紅色、黃色與樸實的廣府建筑色彩相互融合的特點。南宋末年,隨著中原移民的不斷融入,逐漸形成廣府文化,代表性建筑主要是以磚灰色輔以豐富的琉璃色彩。清朝初期,從贛、閩、粵交界山區來的客家人大規模遷入,其建筑類型主要為圍屋、排屋,建筑材質為土坯、青磚,色彩以質樸的磚灰色、白色、土黃色為主,檐口等細節處點綴灰塑、彩畫等色彩,整體色調既和諧統一,又富有韻律。清末民初,在西學東漸的影響下,西洋文化開始影響深圳地區的建筑色彩,從而出現了大量中西合璧式的建筑色彩。例如,觀瀾古墟的“公益酒家”——觀瀾紅樓,一派歐式的磚紅色調在傳統磚灰色調中尤為突出;南頭古城的意大利天主教育嬰堂建筑色彩呈現高明度暖黃色。古建筑學研究專家張一兵依據30多年實地調查的結果,將深圳傳統建筑的文化來源歸納為本地傳統文化、廣府傳統文化、客家傳統文化、閩南潮汕傳統文化、西洋文化,這些文化相互交融,逐漸形成穩定的色彩積淀。

  在改革開放時期,深圳迎來了規模空前的移民潮,其建筑融入了更多現代建筑的色彩風格。例如,海派文化的代表建筑上海賓館,外立面為米黃色大理石以及有色玻璃;具有京派建筑風格的羅湖口岸聯檢大樓,運用大紅色柱列,重檐、黃色琉璃瓦則體現出中國傳統建筑韻律。擁有大量廣府、客家傳統建筑的南頭古城,由于外來移民的不斷加建、改建,使傳統建筑色彩受到較大的破壞,最終形成缺乏色彩秩序、肌理紊亂、系統失衡的建筑色彩風貌,難以突出傳統建筑色彩的文化底蘊與特色。此外,隨著經濟快速發展,深圳也吸引了眾多國外移民。例如,蛇口是深圳最大的外國人聚居區,海上世界廣場區域內的建筑色彩風格呈現異域風情,建筑色彩多樣化分布,包括白色、磚紅色、明黃色、橘粉色、紫色、綠色等,明度、飽和度均較高,色調為明艷、休閑怡人的暖色調,與濱海城市整體格調相契合。由此可見,移民潮帶來了各具特色的地域文化色彩,而傳統與現代、全球化與地域化如何在城市建筑色彩中實現和諧,也是目前城市發展過程中亟待解決的問題之一。綜上所述,深圳城市建筑色彩中映射著豐富的移民文化,包括廣府文化、客家文化、閩南潮汕文化、中原文化、海派文化、西洋文化,形成南北混雜、中西合璧的多種文化交融、雜糅、共生的色彩風貌。

  城市色彩專家郭紅雨認為,不同的民族文化背景和精神文化內涵,塑造了各有千秋的色彩文化和色彩審美意識,并由此映射出具有地域性的色彩形象與表現方法。全球化的發展不可避免地對我國傳統建筑色彩風貌造成嚴重的沖擊,并使其逐步走向趨同化,而地域文化的覺醒又使得城市色彩再次回歸傳統本土色彩。因此,正確運用移民文化因素,能夠促使建筑色彩多樣化發展,并形成自身特色。反之,則將導致建筑色彩缺乏主色調,混亂無序,難以形成城市色彩特色。

  (本文系廣東省教育廳2018年重點平臺及科研項目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深圳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邊文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