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地區版塊 >> 云南
我們一起攜手前行—專訪向翔研究員
2019年04月15日 09:54 來源:云南省社會科學院 作者:信息中心/念鵬帆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編者按:為迎接我院建院40周年,充分展示我院走過的光輝歷程和取得的成就成績,信息中心聚焦“建院40周年”主題采訪了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向翔研究員。云南省社會科學院成立之初,向翔研究員便到院工作,至今已經走過近四十載。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向翔研究員在云南省社會科學院的工作史,就是云南省社會科學院的發展史。訪談中,向翔研究員才思敏捷,滔滔不絕,既有個人學術經歷回顧,又積極為我院發展建言獻策,聽后令人獲益匪淺。

  向翔研究員接受采訪照  念鵬帆/攝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官網:向老師,您好!請為我們介紹一下您的學術經歷?

  向翔:我的學術經歷相對簡單,和許多同志一樣,我也是從學校成長起來的。18歲那年,我考取了云南大學外語系,經過4年學習,于1964年畢業。在安寧農村搞了一年的“四清”之后,我被留在安寧第一中學(原昆明市第十六中學)任教,教過英語、語文、政治等課程。1980年,中國社會科學院公開招考研究人員,我被錄取到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工作。來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工作之前,我的專業是外語,但是我從小比較喜歡文科,對政治學、哲學、文學、歷史學等學科非常感興趣,加上我是教外語的,這對我參加考試很有利。

  一開始,我參與籌辦《云南社會科學》雜志,當了7年編輯,負責哲學、政治學等欄目。雖然我對理論書籍歷來很感興趣,即便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也讀了不少書,但教書與辦雜志不同,我深知自己“先天不足”,在專業上還應更加努力,于是下決心“補課”,再次通讀了《馬克思恩格斯選集》《列寧選集》《毛澤東選集》《鄧小平文選》等經典著作的所有篇目,深入學習了黨中央和鄧小平同志的一系列新的思想理論觀點,廣泛涉獵了中外哲學、美學、文化學著作。在此基礎上,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哲學、美學觀點,并開始在全國學術刊物上發表文章。這段時間,我在學術上主要致力于對美學問題的研究,在各類雜志上發表美學論文數十篇。《中國社會科學》1986年第1期發表了我的論文《從原始自然美論美的本質》,第二年該雜志春季號譯成外文向國外介紹。這就為后來陸續出版的《自然美與人》《中國山水審美》《云南民族文化與審美》《芊盆清韻》等美學專著積累了素材,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1987年,我調到哲學研究所工作,任副所長,隨即參加了全國哲學學會組織、由劉蔚華擔任主編的《世界哲學家詞典》的編輯和寫作。按照分工,我擔任副主編,負責西方哲學家部分。在這期間,我在繼續進行美學研究的同時,逐漸轉向文化學研究,并與省委宣傳部企業宣傳處合作,專門研究云南企業文化建設問題,逐漸產生了構建馬克思主義哲學文化學的設想,并申報、承擔了相應的省級課題。1991年,執筆寫成并出版《從遮羞板到漆齒文身——中國少數民族服飾文化巡禮》一書。1993年2月主編并出版《企業文化建設理論及其在云南的實踐》一書,后來又編了續篇。1995年,我獨立承擔的省級“哲學文化學研究”課題如期完成并通過專家鑒定。1997年,上海科學普及出版社出版了《哲學文化學》一書,比較集中地反映了我的文化學觀點。

  1989年以后,云南省委批復決定在云南省社會科學院成立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研究所。同時,為了澄清一些理論是非,省委宣傳部成立了理論研究寫作小組,抽調我參加理論研究寫作小組工作。1991年,理論研究小組工作告一段落,我奉調負責籌建馬列研究所,當年馬列所正式成立。1994年,省委宣傳部批復成立鄧小平理論研究中心,由我擔任中心主任兼馬列所所長。從那以后,我的主要學術研究及相關活動,便轉到對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等一系列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的研究和宣傳上,并用相關理論為云南的改革發展、先進文化建設、民主法制建設服務。在圍繞“鄧小平理論研究系列”叢書寫作的同時,對各種現實重大理論問題在第一時間進行了及時、系統的研究,在報刊上發表了上百篇文章,被聘請參加省委理論宣講團和輔導組,參與了省委組織的各種專題的理論宣講工作。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官網:您有過在中學任教的經歷,這段經歷對您后面從事科研有何影響?

  向翔:長達15年的教學經歷對我后來的科研工作影響很大。首先,在安寧任教的那些年頭里,正值“文化大革命”期間,我有機會閱讀大量書籍,系統掌握政治、經濟、文化等學科知識,這才有可能考取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其次,教書既要博覽群書,又要專業扎實,還要融匯不同學科的知識,社會科學研究也需要如此;最后,中學教師有一個習慣,除了要具有比較深厚的學科知識,還比較講究教學方法和教授方式,趣味性尤為重要。后來在我的學術生涯中,除認真參加一些課題研究外,我還經常被省委宣傳部派遣從事宣講工作,把黨的理論更好地讓廣大干部群眾了解,將高深的黨的創新理論和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清楚地教授給干部群眾,將理論文章寫得通俗易懂,這和我當過十多年的中學老師有很大關系。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官網:您在文化學研究方面有很高的造詣,請談談這方面的研究情況?

  向翔:我對文化學的研究實際上是從美學研究轉過來的。在美學研究過程中,我發現美學和文化其實是密不可分的。美是社會命題,不是一個純自然的命題。很多藝術品也是文化精品,同時,所有在審美上有價值的東西都是文化創造的產物。這樣就很容易從美學“跳”到文化學研究上來。20世紀80年代,中國存在“泛文化”的現象,很多人對文化的研究停留在一些細枝末節上,經常針對一些具體的文化現象進行研究,從總體上把握文化研究的并不多。于是,我就想從哲學的角度嘗試文化研究。所謂哲學的角度,就是從人和外部世界關系的角度來把握文化。因此,我逐漸從美學研究轉向文化學研究。

  20世紀90年代以后,我把相當一部分精力轉到對文化問題的思索和文化學的研究上。在較廣泛地了解了歷史上的文化學流派、大量閱讀了一些文化學著作之后發現,現有的經典性文化學著作大都是西方學者寫的,其立論基礎各種各樣,學術思想觀點也五花八門,與我所熟悉的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基礎有一定距離。這樣,我就產生了在現階段和今后中國的文化學研究中,應該構建馬克思主義文化學的設想。而且,這樣的文化學,必須以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和實踐唯物主義作為自己的理論基礎。在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和實踐唯物主義的哲學基礎上,我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學觀點。對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建設問題、對云南少數民族文化的傳承保護和發展建設問題、對和諧文化建設問題的研究,我都沒有脫離這個基礎和框架。經過近5年的廣泛閱讀、反復思索和不輟筆耕,我終于寫成《哲學文化學》一書。這本書,可以說是我關于文化問題的全部思考的結晶,是我對文化問題的理論認識的集中概括和獨特詮釋。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官網:中國哲學研究如何更好地服務當下改革發展的需要?

  向翔:關于當前中國哲學的發展問題,哲學界意見紛紜。一些人認為哲學在沒落,我不太贊同這種看法。我們國家的事業在蒸蒸日上,哲學研究怎么會沒落呢?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與其他學科相比,的確存在這個問題。中國哲學起主導作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而馬克思主義哲學經過一百五十多年的發展,它的基本原理和規律已經被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毛澤東等人論述過,后人想要在基本原理上有所突破,嚴格來說是比較困難的。

  衡量中國哲學發展的標準,我認為是是否被人民群眾所掌握。哲學新的發展道路,并不是說一定要每天有多少論文才叫興盛。如果有更多的人能夠運用馬克思哲學原理來解決實際問題,這就開辟了哲學新的出路。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為哲學的發展開辟了廣闊的天地,提供了更大的舞臺。黨的十八大以后,習近平總書記對中國發展提出了一系列新觀點新思想新論斷,比如五大發展理念(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蘊含著豐富的哲學意蘊。因此,我認為要把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原理運用到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來,運用到改革開放中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原理不能僅僅停留在領導人和學者那里,最主要的是普及到廣大干部群眾中,使他們能夠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來武裝頭腦、指導實踐、推動工作。

  作為在云南省社會科學院、云南智庫工作的同志,我認為應該加強對艾思奇的了解和研究。艾思奇不但著有《大眾哲學》影響很大,而且提出要將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現實化,對“實事求是”作了很多的研究。對云南哲學界,艾思奇研究是常研究常新的課題,要學習艾思奇那種“既不脫離自己的研究,也能為中國的革命、建設作出更大的貢獻”的精神。作為云南學者,研究艾思奇有助于樹立云南“敢為天下先”的形象,艾思奇的精神也可以鼓勵更多云南人干事創業。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官網:您認為從事哲學/基礎理論研究的學者需要具備哪些能力?

  向翔:要想成為哲學/基礎理論研究的優秀人員需要具備很多條件,但就我個人學術生涯來看,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具備以下四個方面的能力。第一,要有扎實的學科功底。要堅持博覽群書、開卷有益的原則,堅持讀一些比較枯燥的甚至很難讀懂的經典,經典難讀,但是讀到一定的時候就可能豁然開朗,這樣才能對本學科的過去、現在有全面的理解;第二,要勤于調查研究。從整個社會科學的要求來看,對現實狀況都要有比較深入的了解。無論哪個學科,在云南這片土地上從事社會科學研究,必須要對云南的歷史、文化、地理、民族有深切的了解、清晰的認知、系統的掌握,調查越深入,研究越細致,如果脫離現實、閉門造車,那么研究可能會受到限制;第三,要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特別是要對黨和國家不同時期的方針政策有深切了解。不僅是馬列研究、哲學研究,其他學科(民族學、宗教學等)也是如此,只有這樣,才能把握研究的方向;第四,要把學科知識、調查研究、方針政策三方面內容有機融合、融會貫通,并能用干部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和通俗生動的語言表達出來。當然,將三者綜合起來并運用自如是很不容易的,這就需要鍛煉綜合、分析和創新能力,這樣才會做出對黨和國家事業有用的研究成果來。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官網:退休后,您還在做哪些工作?

  向翔:我于2003年退休,退休后并沒有閑下來,主要做了兩件事。一是繼續從事一些課題研究,期間應邀到哲學所做過生態文明建設方面的研究,一直被返聘到馬列所做黨建和社會管理方面的研究;二是專注于自己曾經熱愛的文學創作。過去16年間,我相繼創作并出版了《日落滇緬路》《青春卑微》《崢嶸句町》三部長篇小說,字數逾250余萬字。生命不息,奮斗不止,我依然會沿著夢想的道路堅定地走下去。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官網: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即將迎來建院40年,您對云南省社會科學院的發展有哪些期待和建議?

  向翔:云南省社會科學院是一個傳承文化、傳播知識的理論平臺。希望云南省社會科學院的發展越來越好,在服務國家發展和個人成長的過程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創造出無愧于新時代的新輝煌。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在歷屆院領導和廣大職工的努力下,現在已經取得可喜成績。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還要加強兩個方面的內容。

  第一,加強基礎理論研究和學科建設。近年來,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在決策性服務、應用性研究方面有強化的趨勢,并做出了不少成績,但我還是建議院里不要淡化基礎性研究。社科院與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協的研究機構相比,優勢在于有學科知識的支撐。社科院為社會服務,不是抽象的,而是具體的,社科院的服務更應關注理論性、前瞻性、預見性、深刻性。社科院在國家改革發展過程中要發揮自己的作用,必須要有堅強的基礎學科作為后盾。社科院只有具備理論支撐,才能在發展中真正具備核心競爭力。

  第二,堅持開放發展。社科院加強了基礎研究,并不意味著進入了象牙塔,而是要與社會結合、為社會服務。院里要與其他單位搞好關系,爭取省委、省政府以及各廳局的支持,加強與國內外同行的交流合作,這對社科院的發展十分重要。科研人員要盡力走出去,加強調查研究,加強橫向聯系。部分科研人員認為大量的對外交流會影響科研。從時間分配來看是矛盾的,實際上對每個研究人員來說時間是夠用的,時間在于抓緊,在于用來干什么。

  專家簡介:

  向翔,云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退休前系云南省社會科學院馬列主義研究所原所長、碩士生導師。長期從事美學、文化學、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云南發展研究,曾經多次深入云南邊疆少數民族地區進行社會調查,承擔了若干個國家級、省級研究課題,出版過若干重要專著。從2001年至2017年,作為云南省委理論宣講團成員,多次應邀到各地宣講。1998年被評為“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

  訪談人:云南省社會科學院信息中心工作人員念鵬帆

  訪談時間:2019年4月2日

  訪談地點:社科大廈312室

作者簡介

姓名:信息中心/念鵬帆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蔡毅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11选5技巧稳赚任二 欢乐生肖官网 奇趣分分彩最聪明的玩法 时时彩在线全天计划 飞艇计划软件 什么叫混合投注 现场抽奖软件 高频彩计划软件 博彩套路 助赢计划软件不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