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地區版塊 >> 云南
淡泊明志 寧靜致遠——專訪韓敬研究員
2019年04月15日 09:51 來源:云南省社會科學院 作者:哲學研究所/馬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編者按:2019年月4月4日,為慶祝云南省社科院成立四十周年,哲學研究所邀請已經退休的前輩學者回所座談,以為后學提供精神給養。年逾八旬的哲學所原所長、資深研究員韓敬先生接受了我們的采訪。韓敬先生,1935年生于河北新河,1961年本科畢業于北京大學哲學系哲學專業,1965研究生畢業于北京大學哲學系中國哲學史專業,師從任繼愈先生。畢業后先后任職于云南省歷史研究所、云南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宗教研究所、哲學研究所。韓敬先生主要從事中國哲學史研究,尤精于兩漢經學研究,其代表作《法言注譯注》(中華書局,1992年)是當代學界關于《法言》研究的奠基之作。其有關《周易》、《莊子》、《太玄》等典籍的研究,在國內學界獨樹一幟,具有重要價值。本次訪談中,韓敬先生結合自己的求學經歷和工作經歷,為后學分享了自己的工作經驗和治學心得。

韓敬研究員近照  李月/攝

  哲學研究所:韓老師,您好,由衷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首先請您介紹一下您的求學經歷。

  韓敬:我是河北新河人,1965年北京大學研究生畢業后被分配到云南工作,至今已經五十多年了。我來云南工作有一個歷史情況,是當時云南省歷史研究所所長侯方躍同志把我要過來的。當時他搞歷史研究,認為馬克思和恩格斯歷史唯物主義提到的各種社會形態在云南全部都有,云南是一部活的社會發展史,因此他要寫一部《家庭、私有制、國家的起源》續編。他到北京中國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找到當時哲學所所長潘梓年同志,讓潘梓年同志支援人到云南幫他寫這本書。當時我們在農村搞四清,潘梓年同志告訴他,說要直接從哲學所現有人員調人到云南比較困難,但新分配到所里的研究生正在鄉下搞“四清”,還沒通知他們分配情況,如果需要人,可以先把他們退回北大,再由北大重新配分到云南。就這樣,侯方躍同志看了我們的材料,把我要到了云南來。

  當時我們國家培養的哲學人才非常少。我1956年考入北京大學哲學系本科專業,那個時候重點大學本科是五年,我1961年本科畢業后又讀了中國哲學史的研究生,跟隨任繼愈先生從事楊雄思想研究。研究生學制三年,但我們搞“四清”耽誤了一年,所以讀了四年研究生才畢業。我在北大一共呆了九年,研究生畢業后,侯方躍同志把我要過來,就到了云南省歷史研究所。

  哲學研究所:接下來請您介紹一下您的工作經歷。

  韓敬:我到云南工作以后很快文革就開始了,侯方躍同志編寫《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續編的理想也沒能實現。我們又經歷了下放鍛煉,到農村公社當社員,我被下放到彌勒縣張大公社當社員。中間有一段時間歷史所也被撤銷了,經歷了很多波折,直到1972年歷史所恢復,我才回到昆明來。在云南社科院成立的時候,歷史所事實上已經存在了很多年。歷史所恢復后,有一段時間歸云南大學管理,云南社科院成立后,歷史所劃歸到了云南社科院。云南社科院把歷史所一分為二,原先歷史所的南亞研究室和東南亞研究室劃分出來新成立了社科院東南亞研究所,我在云南歷史所的時候由于侯方躍同志的理想沒有實現,他把我安排到了歷史所南亞研究室。云南社科院成立后,我和歷史所一起,到了社科院東南亞研究所。

  1984年,當時社科院領導杜玉亭同志讓我和嚴思久籌備建立社科院宗教研究所。我不是搞宗教研究的,但我的導師任繼愈先生是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長,因此院領導讓我聯系自己的老師,籌備建立宗教研究所。就這樣,宗教研究所建立了起來,我也一直在宗教研究所工作。直到1991年,我才到了哲學所。

  哲學研究所:在您的帶領下,哲學所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請您談一談您擔任哲學所所長的治所經驗。

  韓敬:云南省在1959年成立過哲學所,當時正值大躍進,全國各省都要求成立研究所,隨著困難時期到來,到1962年云南哲學所就被撤銷了。直到1980年,云南省再次成立了哲學研究所。當時哲學所放在省委黨校,1984年,哲學所從省委黨校劃歸到社科院。

  1991年我到哲學所工作后,首先第一點,是根據哲學的性質和特點,從總體上去把握哲學研究的基本規律和根本問題。哲學是探討世界和人生的根本的學問。哲學本身的特點,在于它是研究最根本的問題,正如恩格斯所說的那樣,哲學是距經濟基礎最遠的意識形態。哲學不可能像經濟學、社會學那樣直接的作用于社會生產并“立竿見影”地解決社會問題。這種直接的應用,哲學是做不到的。哲學的特點決定了哲學研究工作第一要務是做好基礎理論研究,哲學研究世界和人生的根本問題,只能扎根基礎理論,研究才會枝繁葉茂。

  哲學研究工作的第二個特點,在于它只能依靠個人鉆研而不是大規模“團隊作戰”。“團隊作戰”適合于應用型學科,不適合哲學研究,哲學研究只能依靠個人持之以恒的努力,才能取得成績。根據哲學研究的上述特點,我到哲學所擔任所長以后,首先就是大力提倡堅持基礎理論研究和個人鉆研精神。我所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找每一個年輕人談話,因為當時哲學所幾乎全都是年輕人,充滿了生機活力,我為每一個人固定研究方向,制定研究計劃。沒有方向,研究是不可能深入的。有了方向,還需要制定研究計劃,比如要讀什么書,要研究一些什么問題,年輕人必須把這些根本問題先確定下來,才有可能做好研究工作。

  第三,我一方面提倡堅持基礎理論研究,讓每一個年輕人定好方向深入研究。另一方面是堅持“走出去和引進來”。走出去就是把年輕人送出去,多讓年輕人參加各種學術研討會,從而開闊他們的視野,提高他們的研究水平,比如北大召開哲學會議,我就讓所里的年輕人去參加去學習。引進來則困難一些,外省外單位有研究做得好的,同時也愿意到我們這里來的,我都會努力爭取把他們調過來。

  我們的社會,對哲學本身以及哲學研究工作,依然存在一些誤解,需要加以澄清。我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但不能忽視精神文明建設,應當追求物質與精神的雙豐收。過去有人認為哲學“沒有用”,哲學研究“沒有用”,甚至有人認為哲學也是商品,只有通過“應用”才能實現其價值,這些觀點是不對的。讓哲學研究工作者從事應用研究,是曲解了哲學的本意。哲學從事世界根本問題的研究,給人提供根本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它遠離經濟基礎。不能產生現實的效用,追求直接的社會效用,那是應用學科去做的工作。哲學必須堅持基礎理論研究,它才會有意義,才會體現出價值,才會有深遠影響,如果不堅持基礎理論研究,哲學就沒有意義了。

  哲學研究所:您退休以后,依然時時關心哲學所,請您談一談您對年輕人的希望。

  韓敬:第一是希望年輕人甘心坐冷板凳,哪怕清貧一點,還是要堅持基礎理論研究,選定一個方向堅持做下去,堅持個人鉆研,總會做出一點成績。當然,應用研究也并不是沒有意義,它作用于具體的社會現象,有它的意義,但是,應用研究的作用就是那幾年,幾年過后,不可能對學術產生任何影響,在學術史上留不下來。哲學研究不能這樣。如果想要在學術史上做出一點成績,留下一點痕跡,那還是應該堅持基礎理論研究和個人鉆研精神。

  第二是希望年輕人要善于排除干擾,堅持自己的研究方向。在社科院工作,有很多工作任務是必須完成的,你必須做不得不做。但是在做完這些不得不做的工作之后,還是要回到自己的研究方向上來。任何時候不能放松自己的研究方向,只要有時間就應該回過頭來做好自己的基礎理論研究。這樣的話,只要持之以恒,必然可以在學術研究上取得成績,在學術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獲得自己的價值。個人在學術史上取得成績,在學術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這并不是為自己為名利,事實上,學術研究取得成績,更是為國家、為社會的長遠發展做出了自己的貢獻。我們可以回顧歷史上的偉大哲學家,他們并沒有在政治上,在軍事上取得豐功偉業,但他們留下了豐厚的精神財富,這種精神財富是人類可以永遠享用下去的。哲學工作者要有這樣的信心和決心,才能做好。

  對年輕人的第三點希望,是希望大家搞好團結,關心集體。作為一個集體,大家要互相關心互相幫助。比如學術問題大家多討論,一定會有很多啟發和收獲,過去哲學所氛圍很好,經常有學術沙龍活動,大家定期交流學術問題。現在情況也很好,所里舉辦讀書會,大家一起讀書。學術沙龍活動是搞研究必不可少的,比如一個月一次,規定一個主題,由一個人提前做準備,到時候主講,這個問題主要內容是什么、本質是什么、來龍去脈怎么樣,有什么研究等等,然后大家討論,說的好的吸收借鑒,說的不對的大家共勉。這樣堅持下去,每一個人都會得到啟發,都會得到提高。

  哲學研究所:作為知名的中國哲學史專家,請您分享一些您的治學心得。

  韓敬:這個問題很難,不容易講清楚。不過就我個人經驗而言,我認為最為重要的是要處理好“博”與“專”的關系問題。這個關系處理起來確實很難,如果不博只專,那往往會鉆牛角尖,好比挖一個坑,開口太小,也不容易深挖下去。如果博而不專,力量花太多,面鋪太大,那也沒什么效果。魯迅說,專家的話多悖,博學家的話多淺。這是一個大問題。這個關系每一個人應該盡力去處理好,盡量做到專與博的結合,既專又博,才是最理想的狀態。所謂專,就是研究一個問題要持續深入下去,同時也要博采眾家之長,另一方面,做研究要有開闊的視野,但更要有自己的專業特長。只有這樣,才能把成績到最大,否則的話,很難取得成績。楊雄曾說:先人恥一日之不生,圣人恥一事之不知。恥一事之不知,天地萬物,什么都想知道,這很難做到。什么都想知道一點。大量的時間花費在了東翻翻西看看。這就是沒有處理好“博”與“專”的關系問題。我自己也存在這個問題。今天信息社會更是如此,拿個手機成天看,什么都想知道點,這是不太好的習慣。

  哲學研究所:請您用一句話總結一下我們今天的訪談。

  韓敬:最后我只說一點,與大家共勉,雖然我自己做得還很不夠——每一個人,都應努力爭取在人類總的精神財富中,增加自己的一點,哪怕是極其微小的一點顆粒,那就是對人類精神財富做出了自己的一點貢獻。

  訪談時間:2019年4月4日下午

  訪談地點: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

  訪談人: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 馬超

作者簡介

姓名:哲學研究所/馬超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蔡毅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二星直选7码稳赚技巧,好的方法分享 北京快三如何看大小规律 双色球胆拖投注中奖计算器 彩票大小倍投方案 福彩网址一分快3 大乐透投注单填写教程 黑龙江时时综合走势图 飞艇精准计划全天免费 11选5任5稳赚投注技巧 北京pk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