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

 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發現“東胡林人”
2019年04月30日 09:34 來源:《北京日報》2019年4月30日15版 作者:郭欣 字號
關鍵詞:“東胡林人”;新石器時代早期;原始農業

內容摘要:擔土造田時,在一個土坡上意外發現了三具尸骨,尸骨上還有螺殼項鏈、骨鐲和一些石器。在北京農村發現尸骨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了,但憑著課本上的土層分布專業知識,郝守剛意識到:這很可能是古人類的尸骨。西亞新石器文化一直是世界各國考古學者的興奮點,那片土地點燃著他們罕見的熱情——在敘利亞穆雷必特遺址發現了公元前8000年栽培的小麥,在伊拉克賈爾摩遺址發現了公元前6750年種植的大麥和小麥……人們由此認定,亞洲西部是世界最早的農業起源地區。近幾十年來,國際考古學界也漸趨形成一個共識,讓北京人備受鼓舞:世界的農業起源主要有四大中心作物區,其中兩個在中國——稻米起源于中國華南及長江中下游地區,粟子起源于中國華北平原與太行山交界的山前臺后。

關鍵詞:“東胡林人”;新石器時代早期;原始農業

作者簡介:

  1966年4月,北京大學地質地理系學生郝守剛,來到北京市門頭溝區軍餉鄉東胡林村參加“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擔土造田時,在一個土坡上意外發現了三具尸骨,尸骨上還有螺殼項鏈、骨鐲和一些石器。歲月把這些遺物淘瀝得斑駁且難以辨認。在北京農村發現尸骨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了,但憑著課本上的土層分布專業知識,郝守剛意識到:這很可能是古人類的尸骨。他特意抱了幾捆玉米秸蓋在尸骨上加以保護,待有關專業人員進一步發掘——這個看似不經意的舉動,為破解東胡林村深藏不露的秘密埋下伏筆。

  果然,在近40年后的2003年,中外專家共同確認,這三具尸骨葬于一萬年前的人類新石器時代早期。“東胡林人”的發現,讓全世界都睜大了驚愕的眼睛——考古學界求證多年、得到普遍認同的諸多定見,被這三具尸骨瓦解。一個青年學生也在偶然間讓自己的名字走進世界考古的史卷中。

  新石器時代起始于西亞?

  這種共識讓頗為流行的“單一源頭論”和“單向傳播論”變得更加堅不可摧:人類共同起源于非洲南部某一女性,她是人類和人類文明的源頭。中華民族及其文化則處于傳播和遞變鏈條的末端。

  距今一萬年左右,新石器時代悄然來臨,這是人類誕生后的一次關鍵性進化飛躍。各路學者都以極大的熱情和精力,試圖捕捉那遙遠的一瞬光影。

  那時,地球末次冰期剛剛結束,歐亞大陸普遍轉暖,遭到嚴寒重創的古人類終于迎來復蘇良機。在西亞兩河流域,今人出土了石斧、石鐮、石臼等經過磨制的石器,這與舊石器時代打制的石器大相徑庭。人們得出了這樣的判斷:那時先人們已經紛紛走出洞穴,來到平原的開闊地帶定居,告別了以采摘為生的時代,開始嘗試種植農作物。

  稍后,在歐洲和中南美洲也相繼發現了早期新石器文化的點點痕跡,大約距今9000年時光,晚于西亞先人。而中國的土地一直沉默不語。在那個熱火朝天的時代,這個東方古國好像還沒有睡醒。

  于是,學界漸漸形成了這樣的共識:早期新石器時代發端于西亞兩河流域,其他地區新石器文化皆由它直接傳播或者間接影響而來,中國也概莫能外。

  這種共識讓頗為流行的“單一源頭論”和“單向傳播論”變得更加堅不可摧:人類共同起源于非洲南部某一女性,她是人類和人類文明的源頭。中華民族及其文化則處于傳播和遞變鏈條的末端。中國今天的一切都難以逃脫西亞甚至非洲南部遺傳基因的窠臼。

  北京“東胡林人”的出現,像是牌局高手突然截和,讓眾人啞然失語。學界也半信半疑地把目光對準北京西南部這個不顯山不露水,放眼望去都是峭壁和荒嶺的村莊。

  三具尸骨是誰?

  郝守剛當年發現的三具尸骨,經鑒定中間的是一位16歲女子,她的左右是兩位成年男子。他們被葬在了清水河北側、高出河床29米的黃土臺地上。

  從本世紀初開始,已經成為北京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院教授的郝守剛,會同相關學科的大咖們,對東胡林遺址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開掘和研究。

  對“東胡林人”的甄別是嚴苛而科學的。

  關于“東胡林人”誕生時間的確認,由北京大學聯合美國加州大學共同進行。他們對地層中采集的近二十多個標本作了測定,其結果讓人興奮:東胡林遺址木炭標本的校正年代在公元前8350年至公元前7960年間,人骨標本的校正年代在公元前8160年至公元前7450年間,恰好距離今天都是萬年左右,也就是舊石器時代向新石器時代轉換的時間節點上。

  那么,在這次人類的偉大蝶變中,“東胡林人”扮演了怎樣的角色?難道果真是兩河流域孵化而出的新石器時代的次生文化?

  隨著科技的發展,即使時間的帷幕再厚重,也無法阻隔今人與古人的邂逅。在歲月的那一端,地球的一切好像都被時間之手藏匿得蹤影全無。但總有些蛛絲馬跡,會成為后人破譯的密碼。你可以欺騙史書或是傳說,但無法欺騙今人的智慧與科學技術。

  當下的考古,已經不再是考古學家的單打獨斗:地質科學家可以通過巖石的產狀和構造推斷地球的古氣候和運動;古生物學家可以透過化石研究古環境;古地磁學家則利用巖石的磁偏角來構建大陸漂移的整個過程;地理學家會讓深埋在南極的冰芯、南海的有孔蟲沉積物等開口訴說地球過去的氣溫變化……此時的“東胡林人”像一個待嫁的新娘,人們還未及揭開她那神秘的面紗。

  新石器時代的主要標志有三:其一,居住環境從洞穴走向平川;其二,由打制石器過渡到磨制石器,通過對石器的綜合深加工,令生產力水平產生質的飛躍;其三,原始農業肇起,使人類從食物采集過渡到食物生產。

  隨著現場勘查的逐步推進,眼前的一切都令考古人員難以置信——東胡林遺址所呈現的新石器時代早期的特征絕對世界一流,很多方面竟然讓兩河流域黯然失色。

  東胡林遺址坐落在群山起伏的燕山南麓,背靠海拔450米的山巒,南依海拔350米的清水河畔。這里氣候溫潤,系山脈向平原過渡的山前地帶。既無沼澤又無森林,極適宜早期新石器時代人類的居住和開墾土地,擁有由采集農業向栽培農業過渡的最佳環境。東胡林遺址的文化堆積最厚處有兩米以上,多達7層的堆積層清晰可辨。宛如一部厚厚的辭書,可以閱讀到那段長達數百年歲月的每一個細節。

  郝守剛當年發現的三具尸骨,經鑒定中間的是一位16歲女子,她的左右是兩位成年男子。他們被葬在了清水河北側、高出河床29米的黃土臺地上,身下所躺的黃土,被瑞典的地質學家安特生稱為馬蘭黃土。在清水河邊的臺地上,人們開掘出眾多遺跡,包括石器制造場、墓地、火塘等,這說明當時的“東胡林人”已經走出洞穴,在平川上生活。

  一個饒具興味的細節更能為這一推斷提供佐證——少女胸前掛著一串由小螺殼串起來的項鏈,異常美麗,經鑒定是由紫游螺串合而成。為了保證結論的科學性,l997年夏,郝守剛教授專程赴青島,在中科院海洋所標本館中,將東胡林遺址出土的樣品與館藏的現生紫游螺標本進行了觀察對比。當時的紫游螺生活在長江以南,浙江省的象山港,那么,遠在北京西部山區的“東胡林人”如何得到這些螺殼并把它們制成美麗的項鏈呢?

  郝守剛教授認為,在“東胡林人”生活的晚更新世末次冰期后,氣候迅速變暖,北京地區的年平均溫度,曾一度比現在要高2攝氏度至3攝氏度。“東胡林人”可以在渤海灣沿岸搜集到這些螺殼,或者與生活在沿海的先人進行交易。他推測,正是在這種環境演變的背景下,“東胡林人”最終走出了洞穴,來到清水河畔的二級階地上,開始了他們的新生活。

  磨制石器是告別舊石器時代的標尺。人們不僅在東胡林遺址發現了琢打加工的石磨盤和石磨棒,還發現了磨制的棍狀玉石品——一把磨光小石斧和一把骨刀,頗為精致,似乎還留有先人的余溫。骨刀上刻有溝槽,溝槽里鑲嵌著石片。這一切都在告訴今人:“東胡林人”已經熟練掌握了石器制作的5大技藝:切、鉆、琢、磨、打。遺址中還發現了石器加工場,不言而喻,那時的石器加工已具有相當規模,且深度滲入生活的各個領域。

  東胡林出土遺存的豐富性是世界上罕見的。收獲的遺物有陶器、骨器、玉器、蚌器、工藝品、裝飾品、螺殼,此外還有果殼、植物種子,甚至顏料等等。你無法想象,1萬年前的“東胡林人”會有如此令人吃驚的生存智慧和生活熱情,他們前赴后繼、不屈不撓地創造著生活也改變著人類。置身其中,這里的一切好像都發生在昨天。他們與我們比鄰而居,我們甚至能聽到他們的呼吸,甚至炊火的嗞嗞聲。盡管那些生命早已逝去,他們的血脈卻在一代代北京人的軀體里流淌。

  中華第一罐

  但是在東胡林遺址,人們竟從諸多碎片中復原出一件完整的陶罐來,堪稱新石器時代考古史上的奇跡。

  更令世人驚異的是:東胡林遺址上發現了陶器!要知道,西亞、中美洲等地區早期新石器文化中,從來沒有陶器的影子。

  陶器是人類自主創造出來的第一種非自然物,是和取火技術、栽培植物、飼養家畜等同的劃時代發明,也是度量新石器文化的核心標尺。

  在東胡林遺址,考古學者發掘出的陶器碎片多達近百件。這些粗糲的陶片都是加砂陶,內含石英顆粒。先人們那時就知道陶土中唯有加入石英才能抵抗高溫的炙烤。盡管質地疏松、器表斑駁,難以遮掩制作技藝的稚拙,但它們卻是陶器的開山先祖。一萬年過去了,陶器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至今仍然是人類忠誠的伴侶。人類自身無法逃脫生死輪替,陶器卻可以傲視歲月,沿著人類文明搭建的階梯一步步走向完美。

  早期的陶器十分嬌脆,稍有不慎便會粉身碎骨,以致今人無法得到形制完整的陶器,只能通過碎片閱讀那個時代。但是在東胡林遺址,人們竟從諸多碎片中復原出一件完整的陶罐來,堪稱新石器時代考古史上的奇跡。

  陶罐高約二三十厘米,灰褐色,直壁平底呈桶狀。學界喜不自禁地把“中華第一罐”的美譽加冕于它。它也無可爭辯地告訴世人:中國早期新石器時代從一開始就發明了制陶業。那是中華文明、也是世界文明的一個偉大開端。

  陶器誕生的意義,遠非今人所能想象。它是原始農業蓬勃發展所催生的器物,因為農作物必須經器物炊煮才能食用,陶器的誕生首先是作為炊器而不是容器。由此可以推斷,那時的東胡林原始農業已開展得相當普遍。你還可以得到另一個重要結論:“東胡林人”的食物結構發生了根本改變,從攫取時代,食用獸類、魚類或者野生植物的塊莖及果實,轉變到以食用農作物為主的生產時代。這一轉變無疑使人類獲得了自身進化極為重要的拐點,那是一條駛向現代文明的快車道。

  兩河流域的今伊拉克、敘利亞、巴勒斯坦一帶,被公認為世界范圍的早期新石器文化先驅,但他們都屬于無陶新石器文化。從無陶到有陶他們經歷了一千年到兩千年的漫長過渡期。歐洲最早的新石器文化發端于希臘,始于公元前7000年以后,初期也是一種沒有陶器的文化。中南美洲的古印第安人雖然進入新石器時代不算太晚,但也直到公元前二三千年才出現制陶業。

  看來制陶手藝的發明權屬,歸于“東胡林人”不該存有異議。或許若干年后,人們還會發現早于“東胡林人”的陶器遺存,“陶器鼻祖”的桂冠就將旁落。但這依然是一大喜事——我們期待著人類文明的起始端更遠更早。

  誰是最早種粟的人?

  美國著名歷史學家斯塔夫里阿諾斯說:“我們已經確鑿地知道,中東和中美洲是農業革命的獨立中心,新近的研究表明,中國北部也是這樣一個中心。”

  西亞新石器文化一直是世界各國考古學者的興奮點,那片土地點燃著他們罕見的熱情——在敘利亞穆雷必特遺址發現了公元前8000年栽培的小麥,在伊拉克賈爾摩遺址發現了公元前6750年種植的大麥和小麥……人們由此認定,亞洲西部是世界最早的農業起源地區。這一結論中國學者也有附和者。還有一種觀點長期籠罩著國內考古界——北京地區原始農業的起源和發展均略遲于今河北、河南。

  然而,歷史并沒有完全按照有些人確認的軌道運行,另有新說正在強勢崛起。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朱乃誠,在《栽培粟起源的考古學再探索》一文中認為,原始農業的興起是指農作物的種植達到了一定規模、成為當時居民的一種重要的生計從業活動。與此相聯系的是文化上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其中聚落址(古人的居址)、農業生產工具、家畜飼養等的出現,是證明原始農業興起的主要標志。

  在東胡林遺址不僅出土了大量粟類植物種子,更為重要的是發現了各種磨制石斧、石鐮、石磨盤、石磨棒以及陶罐、火塘和灶,它們都是用來生產或加工農作物的。這無疑是原始農業在東胡林蓬勃發展的有力佐證,它同時也明確地昭示后人:此時的東胡林已進入新石器時代早期。

  朱乃誠研究員還就山東、河南、山西、陜西、北京、內蒙古、吉林等省區近10處距今15000年至8500年間的文化遺存進行了比對。這些地點同處于北緯33°至45°之間,都有著栽培粟的廣闊前景。朱乃誠研究員認為,到目前為止,東胡林是我國北方地區擁有新石器早期文化內涵最為豐富的一處。栽培粟的起源,可能在距今10000年前后率先發生于太行山東側及燕山南麓的山谷平原地帶。

  近幾十年來,國際考古學界也漸趨形成一個共識,讓北京人備受鼓舞:世界的農業起源主要有四大中心作物區,其中兩個在中國——稻米起源于中國華南及長江中下游地區,粟子起源于中國華北平原與太行山交界的山前臺后。另兩個分別是:大麥、小麥起源于西亞兩河流域以北新月形地帶的山前臺地,玉米起源于中美洲地區。

  美國著名歷史學家斯塔夫里阿諾斯說:“我們已經確鑿地知道,中東和中美洲是農業革命的獨立中心,新近的研究表明,中國北部也是這樣一個中心。”

  東胡林正是處在中國北部,與太行山交界的山前臺地上。粟,即指谷物,是人類生存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食物之一。學界已經確認,“東胡林人”是培育它的始祖。由于能夠大幅改變人類生活質量,粟被迅速傳遍全國,到新石器中晚期也成為世界各地的盤中餐。

  “東胡林人”的發現,使得北京地區史前人類演化的鏈條被串連了起來:周口店猿人(70萬年)——桑峪人(11萬年)——山頂洞人(1.8萬年)——東胡林人(1萬年)。這個空白的填補,讓我們獲得了更廣闊的視野,也生發更多的期許。

  不過,在世界考古舞臺上風情萬種的“東胡林人”也讓我們疑竇叢生:他們來自何方,之后又向何方而去?他們為何離開了這片熱土?“東胡林人”與“北京人”相距70萬年,與最近的“山頂洞人”也有近萬年的時差,他們之間有沒有嫡親關系?與今人是否有著同樣的DNA作為紐帶?

  “東胡林人”是個超級魔術師,舉手抬足間變出個神話般的東胡林村,又決然而去。一切奧秘都深藏在時間的魔袍中,誘惑著也考驗著后人的智慧。

作者簡介

姓名:郭欣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肖两码中特期期准